明鏡網

2017年5月19日 星期五

中國領導全球能源融資,對環境並非好事

多達三分之二的中國能源融資用於資助燃煤發電廠、煤礦和大型水電站的建立,雖然這些資金的湧入可望增加發展中國家的能源供應,改變當地社區的生活樣貌,但不可否認地,當地亦將付出龐大的社會和環境成本






海外能源融資激增

長久以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一直都是全球經濟和金融秩序的支柱,但是當談到為世界的能源需求融資時,一位新的領導者便出現了:中國。

《南華早報》報導,美國能源經濟與財經分析研究院(Institute for Energy Economics and Financial Analysis)的調查報告顯示,中國對可再生能源項目的海外投資於2016年激增60%,共完成了11項外國交易,每筆價值皆超過10億美元,總額達到創紀錄的320億美元。報告預計2017年將再取得進展,延續其在全球清潔能源市場的領導地位。

報告指出,2016年中國可再生能源項目的海外投資範圍包括澳大利亞和智利的鋰電池製造商、巴西的配電業務和越南的太陽能電池廠。目前世界前六大太陽能模塊製造公司中,有五家為中國所擁有。

事實上,過去10年來,中國除了致力於發展國內清潔能源外,對海外相關投資也投入很大心力。波士頓大學“全球經濟治理計畫”(Global Economic Governance Initiative)日前發布一份研究報告顯示,自2007年到2014年,中國平均每年向外國政府提供135億美元的能源融資,高於世界銀行的100億美元。這段期間負責海外投資的中國銀行共對外放出貸款1175億美元,幾乎是同一時期西方四大開發銀行所有與能源項目相關的融資總和。

“中國以蛙跳式的進步跨入發展融資的世界,對發展中國家的能源項目投入巨額資金,我們相當樂見其成。”參與該研究項目的波士頓大學全球發展政策教授凱文‧加拉格爾(Kevin Gallagher)表示,“(中國未來的)挑戰在於引導更多融資進入當地社區可接受並包容的可持續能源項目。”

這項研究由莫特基金會(Charles Steward Mott Foundation)所贊助,是第一個紀錄中國在全球能源領域融資的調查。研究人員開發一個交互式數據庫,決策者和媒體可藉此獲取中國在全球能源項目的增長信息。

“要瞭解發展中國家氣候變化的挑戰,重要的是要清楚能源投資的地點和類型,然後才開始討論如何轉向清潔能源。”莫特基金會環境項目負責人員桑德拉‧史密西(Sandra Smithey)表示,“隨著中國成為能源投資的全球領導者,這些討論顯得更為適時。”
然而,研究指出,多達三分之二的中國能源融資用於資助燃煤發電廠、煤礦和大型水電站的建立,但在風能和太陽能發電等可再生能源項目,卻遠落後於世界銀行和其他西方開發銀行的投資。

在研究期間,中國銀行將66%的外國能源投資集中於煤礦和煤電廠,28%用於可再生能源(水電大壩和風力發電),其餘則為石油和天然氣。反觀前四大西方開發銀行,將多達88%的資金投入可再生能源的融資項目。

對此,加拉格爾表示,中國融資的湧入固然可望增加發展中國家的能源供應,改變當地社區的生活樣貌。但不可否認地,其對燃煤發電廠和大型水電大壩的投資,亦將造成當地巨大的社會和環境成本。


(明鏡譯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