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5月1日 星期一

严家祺谈“全球总账本”

严家祺 來稿


 
现在,全世界正处在货币体系大变革的前夕。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成了推动人们改革舊货币体系和寻找新货币体系的动力。近几年来,世界上许多大银行、大金融机构和金融科技公司研究区块链和数字货币蔚然成风,预示着未来全球货币体系将发生一场大变革。

在货币体系大变革前夕,正在发生一场货币观念的大革命。

在今天,数字货币的一些基本问题并没有得到充分研究,这些基本问题,不仅包括技术方面,而且包括法律方面和社会经济方面,例如,一国货币当局发行的数字货币,与一国原有货币的关系问题,发行数字货币的社会经济后果问题。今年以来,中国人民银行开始尝试发行数字货币,对中国、对世界来说,都是一件大事。

人类社会最早的货币是实物货币。牲畜、盐、稀有的貝殼、寶石等物品都曾經作為“交易媒介”使用过。实物货币後,人类采用金属货币、纸币。现在的电子货币不是货币的新形态,只是纸币的一种“记账和支付手段”。未来在世界各国广泛使用的数字货币将是货币的新形态。数字货币的产生,要从2009年中本聪创造比特币说起。可以说,没有比特币,就没有数字货币。



中本聪创造比特币

中本聪创造比特币的思路

中本聪是数字货币观念的开创者,他创造的比特币是第一种数字货币。比特币的首要特点是所谓“去中心化”,也就是比特币的发行和支付不要中央银行、不要货币管控中心,而是由网络节点管理货币的支付和转账业务,用分布式的数据块记录全部交易。比特币的核心是“点对点” (peer-to-peer ),没有发行中心的网络。在这一问题上,与现在中国中央银行尝试发行的数字货币完全相反。在创造发明领域,国家货币当局的观点实际上也是一个人或若干人研究的成果,中本聪“去中心化”思路和中国中央银行的“中心化”思路,孰是孰非,还是可以互相兼容,还要看未来发展才有结论。

创造一种货币必须满足四个条件:一必须是相同的、一个个可以计数的东西;二必须是能够不断发掘、开采或制造出来的东西;三必须是在储藏後再拿出来仍然有用的东西;四必须是可以交易、也就是交易双方都认为有用的东西。用经济学的语言说,这种东西必须可以用来计量、能够成为流通手段、价值尺度、支付手段,并且有储藏价值。

中本聪创造比特币的思路并不复杂,他把创造货币的四个条件用到网路上。现在的电子货币并没有创造出新形态的货币,而只是创造了舊货币的电子支付手段。而中本聪创造的是一种不同于现在电子货币的、“去中心化”的加密电子货币。从中本聪2009年创造比特币到2017年的今天,据密码学专家赛吉奥·莱纳( Sergio Lerner )估计,中本聪拥有100万个比特币,在2016年价值5亿美元。他是人类史上一种全新货币形态的开创者,但到今天,他仍然隐姓埋名。所以,我在这里只能根据中本聪在2008年到2010年,以中本聪名义在网路和密码学社群中的几次“现身”,来分析中本聪创造比特币的思路。

中本聪在创造比特币前,是一位少有人知的密码学爱好者,但他对全世界密码学社群的主要人物都有所了解,收集了他们电子邮箱的地址。2008年9月15日,雷曼兄弟投资银行因投机损失四千多亿美元宣布破产。在这一天後一个半月,中本聪出现了。纽约时间2008年10月31日,中本聪给几百位密码学专家和爱好者邮寄了一个电子邮件。中本聪说:“我一直在研究一种新的电子现金系统,完全是点对点(peer-to-peer ),不需要透过受信任的第三方。”并提供一个网站bitcoin.org,上面贴了一份九页的白皮书,描述他称为“比特币的货币系统”。

中本聪的网站bitcoin.org是在2008年8月,也可能是9月注册的,中本聪自己的电脑是这一网站的第一个“节点”,称为“节点一号”。在互联网时代,未来的重大变革,将会在互联网上一个一个新的观念的广泛传播中产生。我们每一个人也可以像中本聪一样,申请注册一个自己设计的网站,然后让人们参与进来。中本聪与众不同的是,bitcoin.org影响愈来愈大,经过三、四年时间,全世界都知道中本聪创造了比特币,。

我们可以在电脑上打字,形成一篇篇文章,或者制作一幅幅图画。但这些文章或图画,都不一样,不能像货币一样“标准化”,也不能成为“交易媒介”和“记账单位”,因此不能成为“货币”。比特币的创始人中本聪的想法是,在网站bitcoin.org规定了一整套程序,让愿意上网的人,按照他规定的程序,经过一次次按键,可以得到一串数字。这串数字,中本聪把它称为“比特币”。得到比特币的人,可以放进自己在网上的“钱包”中,在bitcoin.org网站的“账本”上记录下来,成为私人财产,而且可以用它来与其他上网者进行交易。

中本聪的聪明之处有三点,第一,他把这些数字串,本来不是什么货币,竟然称为“比特币”(Bitcoin)。一年、二年、五年後,愈来愈多的人把这些数字串看作为比特币;第二,中本聪把这些数字串都记载在公开的网路账本上,这个公开账本,就是我们今天说的“区块链”(Blockchian)。为了使所有人都可以在网路上看到账本,而且使拥有某些比特币的人自己可以支配这些比特币,中本聪又聪明地利用“公匙”和“私匙”技术。第三,这些数字串通过“工作量证明算法”不断地从网路上开发或“挖掘”出来,又不断交换和再交换。这样,中本聪依靠网站bitcoin.org就建立了一个超越国界、不受国界权力控制的货币体系。

2008年10月31日,网站bitcoin.org的成员只有中本聪一人。两个多月後,一位叫哈尔·芬尼的人加入了bitcoin.org 网站,成为“节点2号”。中本聪就把10枚比特币转移到哈尔·芬尼的比特币网站的钱包中。

2009年2月11日,中本聪在比特币网站上发了一个贴文,他写道:“传统货币的根本问题,在于运作的必要条件完全依靠信任。中央银行必须让人相信不会让货币贬值,但法定货币的历史充满了破坏信任的例子。”在另一篇贴文中他写道:“逃离中央控制货币专断的通胀风险。”

2009年10月,一个新的“IRC聊天室”,以“#bitcoin-dev”的名称成立上线,后来正式定名为比特币论坛(Bitcoin  Forum),开始形成比特币社群。2010年,比特币社群有3000人,到2012年有近7万人,现在已超过500万人。

比特数字串变成货币的途径

比特币是一种没有“栖息货币的实体土地”的货币。黄金作为货币的时代,它可以在世界各国土地上栖息,一个国家的法币信用最差,也有“栖息地”,津巴布韦币通货膨胀曾达1.5亿倍,1000亿津巴布韦元还可以买三个鸡蛋。比特币的致命弱点,就是今天世界各国的货币都不直接进入比特币的交易网站,也不直接在比特币交易所之间流动。比特币至今不能与任何一个国家的法币自由兑换。比特币购买物品,需要经过比特币转账服务,如经过比特币支付处理业者BitPay、Coinbase、GoCoin,或要通过一个人或一家公司动用他的法币作为“中介货币”。

如果比特币不能用来购买物品,比特币就成不了“货币”,只是“比特数字串”。在网站bitcoin.org上用计算“挖掘”比特币,因中本聪的有意设计,开始很容易,后来愈来愈难。在2010年5月前,1万个比特币也只是比特数字串,不能用来交换物品,不起货币作用。2010年5月21日,有一个住在美国佛罗里达的人汉耶兹(Laszlo Hanyeez),为了向佛罗里达的一家披萨店买披萨,通过比特币网站把一万个比特币发给了一位住在英国的另一个人杰寇斯(jercos),杰寇斯用信用卡向佛罗里达这家披萨店购买了两片披萨,付费四十一美元,并让披萨店把两片披萨送给佛罗里达的汉耶兹。这是比特币历史上第一次用比特币购买物品的事件。在2010年5月,1万个比特币只值41美元。2014年8月,1万个比特币价格升到500万美元。到今年2月底,1万个比特币的价格达1265万美元。

比特币的价格在升值过程中不断发生变化,就像股票、债券、房地产价格不断变动可以賺钱一样,愈来愈多的人卷进了比特币市场。比特币不能创造财富,而是财富转移的一种有效工具。在2013年11月,中国比特币交易平台的交易量占全球的43 % 。到年底,一个比特币的价格超过了1000美元。我也是在这时,给香港的《前哨》杂志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比特币的正背两面》,刊登在2014年2月号上。

《比特币的正背两面》一文写道:“比特幣的產生有積極的一面,它是人類思想領域和金融領域的一項創舉,與美元、英鎊、歐元、日元等可兌換貨幣相比,比特幣不是某一特定國家的法幣,無需兌換就可以在全球流通” ,“比特幣的產生有助於人們重新認識貨幣概念,有助於在本世紀找到一種能夠為世界各國和全人類接受的世界單一貨幣。比特幣的背面模糊不清,對它是否有欺騙性,存在着爭論。”

事实证明,比特币交易中存在巨大漏洞,而且,由于完全匿名,网站中比特币失窃,很难侦破。如果发现贩毒洗钱,就一锅端。2013年10月,美国联邦政府从只接受比特币的线上交易平台丝绸之路(Silk Road )硬件上,查扣近15万个单位的比特币,价值2800万美元,因涉及洗钱。就在《比特币的正背两面》发表指出比特币存在“骗局”後的十多天,全世界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Mt. Gox遭骇客入侵,损失85万个单位的比特币,其中65万为顾客所有,市值近5亿美元。2014年2月28日,比特币交易所Mt.Gox宣布申请破产。

区块链就是公开的大账本

大部分金融骗局在没有被揭露或自我暴露前,都是合法的。比特币的“背面”是否存在骗局,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比特币的“正面”为全球货币变革提示了一个全新的方向,就是世界各国会逐渐用数字货币代替现在的纸币,在这一基础上,建立全球性的单一数字货币。

比特币的基础技术是区块链(Blockcain)。区块链是一种多中心化的、不可篡改、网路共识、匿名的分布式记账体系。按维基百科说法,区块链是一串使用密码学方法相关联产生的数据块,每一个数据块中包含了一次比特币网络交易的信息,用于验证其信息的有效性和生成下一个区块。该概念于2008年在中本聪的白皮书中提出,在随后一年当比特币网络开始,中本聪在实现了第一个区块,即“创世区块”。

如果我们不用现金货币,而只用信用卡,一个月下来,我们就会收到银行账单。这说明,就是在今天,就可以不使用现金货币,银行账单的变动,与我们使用现金起同样的作用。可以说,不断变动的出入账账目就构成了货币本身。而区块链就是利用计算机程序在全网记录所有交易信息的“公开大账本”。

账本先于货币

世界上本来没有货币。在没有货币的时代,人与人之间的物品交易方式有两种,一是物物交换,包括用服务与物品的交易;二是信用交易。物物交易,是即时交易,一手交出自己的物品,另一手接受他人的物品。“信用交易”就是用承诺交换物品。

在人类史上,账本先于货币出现。在货币产生前,当一个人凭着自己的信用,向周边的人借取物品时,承诺在一定时期归还物品。被借走物品的人,可能会用某种方法,在某处做一个记号。这个记号,实际上就是账本。5000年前,古代美索不达米亚的泥板上的有些“刻痕”就是书面纪录的承诺。进行信用交易的两个人之间实际上就发生了债的关系,前者债务人,后者是债权人。可以认为,泥板上的“刻痕”是债权人的记录。

当传统货币完全消失後,一个国家发行的数字货币仍然可以采用今天的支票、信用卡、手机钱包等支付方式。舊的支付方式可以在小范围内复活。这时的支票、信用卡和手机钱包内的货币,不再是传统货币,而是数字货币。货币的不同,并不在于支票、信用卡、手机钱包这些支付方式,而在于货币的源头。

  数字货币的产生,使我们要重新考虑“什么是货币”这一问题。动物社会没有货币,动物照样可以很好地生存,人类社会早期也没有货币,人类也能生存下去。为什么人类社会要产生货币?人类社会产生货币的原因是为了交易,而交易的前提是人对物品已有了所有权的关系。在家庭中,一个家庭成员需要物品,无须依靠交易得到。在一个社区中,一个人需要物品,往往就需要交易。货币之所以产生,是人类社会中物品交易的需要。现在的数字货币可以在个人电脑或手机中出现,今后可以成为一种更微小的芯片,也可以镶嵌在人体内,购买商品的过程,就是直接把商品拿出商店的大门,这时,数字货币的芯片与商店大门的电子装置发生感应,记入了互联网账本系统。当新的一代人完全在这样的环境中出生、成长、生活时,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硬币和纸币。新一代人怎样才能了解货币呢 ? 在完全使用数字货币的时代,“什么是货币”问题,需要有新的说明。

人们交易物品,说明不同物品可以满足人的不同需要。能够满足人的需要,也是物品的特性。在我们周围世界里,一种物品有多种特性,如占有空间的特性、有重量的特性、可以满足人不同需要的特性。体积是物品占有空间大小特性,重量是物品受地球、月球引力的大小,人们对一种物品需要的程度和物品的稀缺程度,就是物品的价值。人需要空气,由于空气到处都有,人们获得空气无须通过交易就能得到,购买空气这种现象只在空气高度污染的环境下才会出现。食品和其他消费品的价值受供给和需要的影响。价值也像体积和重量一样,是物品的一种性质。性质一般有稳定性,但也不是永远不变的,就是物品的体积、重量、价值也会有变化,例如,同一物品,在月球上的重量就不同于在地球上的重量。人们对一种物品需要的程度和物品的稀缺程度的改变,价值也会随之发生改变。

对体积、重量、价值的度量,都需要工具或设备。为了度量体积,就要度量物品不同方位的长度。度量长度,可以用“步行次数”、刻度尺、激光测长仪。为了度量重量,可以用磅秤、天平、电子秤,度量太空中巨大星球和微小分子的重量,需要复杂的设备。度量价值,人们用贝壳、黄金、纸币,现在正在开发的区块链(blockchain)技术,也是一种工具或设备。

物品的价值,是由人们对物品的需求和物品的稀缺程度决定的。货币的首要功能,是“价值尺度”。就像度量长度需要刻度尺、度量重量需要磅秤一样,货币是用来度量物品价值的工具。货币还有另一个功能,这就是货币还要充当交换媒介。在使用电子货币的情况下,交换媒介的功能与价值尺度的功能可以分离。所以,货币的本质不是交换媒介,而是用来度量物品价值尺度的工具。既然是工具,工具就可以不断改进。从贝壳到纸币是改进,从支票到区块链账本也是改进。就像度量长度可以不用刻度尺而用激光一样,在今天,货币可以被手机、电子钱包所代替,货币作为交换媒介的功能被分离开了,货币“价值尺度”的功能则通过手机和电脑与银行网路上的账本相联系,“价值尺度”成了“记账单位”。对数字货币来说,带有特定区块链的网路设备和不断变动的区块链出入账账目构成了货币本身。

物品的长度单位有米、有英尺、有光年,物品的重量单位有公斤、有磅、有盎司,物品的价值单位有中世纪佛罗伦萨的弗罗林(florin)、俄国的卢布、美国的美元。至于不同单位的换算,则是另外的问题。与不同国家的长度单位、重量单位的换算相比,不同国家货币单位的换算不过更为复杂而已。

建立全球分级总账本

  比特币是建筑在区块链技术基础上的一种数字货币。在区块链上可以设置各种不同的货币体系协议,描述货币和资产如何在区块链上转移。每一种独立的数字货币都有自己的协议,一般基于独立的区块链体系上运行。当然,一些货币如“合约币”(Counterparty),它也在比特币的区块链上运行,但有自己的货币总账本。独立的区块链体系意味着这种货币有自己多中心化的总账本。

现在在网路上影响仅次于比特币的莱特币(Litecion),区别在于协议不同,如比特币网络预期产生2100万个比特币,而莱特币网络预期产生8400万个莱特币,由于工作量证明算法不同,在普通计算机上进行莱特币“挖掘”也更容易。其他数字货币还有瑞波币(Ripple)等数十种。

在我看来,利用区块链技术的不同协议,走向未来数字货币的道路将是“去中心化”和“中心化”数字货币并行共存的道路,世界各国中央银行发行本国“中心化数字货币”,网路上同时存在着形形色色的“去中心化货币”。在全球范围,将在发行量最大的20种货币之间,经过多年谈判、协调,达成一个有共识的、全球性的“协议的协议”,在一个“去中心化”的区块链上运行。

 这一全球货币“协议的协议”就是全球总账本,它的基础是寻找一个依赖于时间和各国主要经济变量的“全球汇率函数”。这并不是空想,经过全世界经济学家和数学家多年研究,这一“全球汇率函数”就可以找到,而且可以不断修正,使它愈来愈精密准确。

未来的货币就是数字货币的各级总账本。有全球总账本和各国总账本,还有各地区、各部门、各企业、各组织的总账本。货币就是账本上变动不停的数字。

货币观念的大革命,有四大要点:

第一要看到货币“交换媒介”的功能与“价值尺度”的功能可以分离;

第二要看到账本先于货币,21世纪,账本将会取代货币;

第三要看到,无论是货币,还是账本,都起交易媒介和记账账本作用,作为交易媒介和记账账本,可以像金币和今天国家发行的法币一样,是一种简易“工具”,也可以是借助于人造卫星、互联网和区块链的全球性庞大“设备”。

第四要看到,全球单一货币不是空想,而是科学技术发展的必然产物。全球单一货币将与全球总账本结合在一起。就像《前哨》杂志2014年7月刊登的《全球單一貨幣構想》一文所设想,每个国家仍然会发行自己的货币,美元、欧元、中国元、英镑、日元、卢布等货币仍然存在。在世界各国货币都成了数字货币後,各国货币之间仍然存在汇率。问题是要找到世界各国汇率变动的函数关系,找到“全球汇率函数”,就找到了通往“全球单一数字货币”和构建“全球总账本”的途径,可惜现在还没有找到。中本聪的贡献,是为构建“全球总账本”迈开了第一步。

21世纪的今天,货币体系的大变革将是用分级总账本取代货币,用数字货币取代纸币和与纸币相连的电子货币,用不断变动的全球区块链总账本、全国区块链总账本和各级总账本取代货币本身。

(2017-3-28  写于Washington DC郊区。本文原题为《货币观念的大革命》)

香港《前哨月刊》2017年5月號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