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5月2日 星期二

專訪李凈瑜:國際求援是我唯一的尋夫正途

李凈瑜
李凈瑜的丈夫李明哲赴中國廣東音訊全無,中方聲稱他"危及國家安全"遭調查。

台灣非政府組織(NGO)員工李明哲失蹤超過40天,至今音訊全無。太太李凈瑜無法前往北京尋夫,但仍堅定"循正道"求援救夫。

4月底某日,我在新北市的辦公室見到一身黑衣的李凈瑜,他的丈夫李明哲,3月19日赴中國廣州後隨即下落不明,至今音訊全無,中國官方稱李明哲"涉及國家安危",正在調查中。


4月10日,李凈瑜一度凖備從台北出發前往北京時,臨時被通知台胞證遭到取消,前往北京尋夫的計劃因而中斷。我先問到,在此之後至今,狀況有什麼變化時,李凈瑜苦笑回答:"我所知道的跟你們都是同步的"。

而在日前的國台辦記者會上,發言人馬曉光對於李明哲的近況依舊簡單響應"狀況良好、健康無虞,全案調查中"。對此,李凈瑜則說,在見到李明哲本人前,她是不會相信任何說辭。

李凈瑜
李凈瑜向BBC中文網展示的史料中,當時外媒的一舉一動都被台灣當局紀錄。

李凈瑜也表示,李明哲一直都有高血壓的問題,常常會飆到200,他也無法想像李明哲在被拘押期間受到了什麼審問。研究白色恐怖的李凈瑜,深知"非人道逼供"的可怕,過去曾是她研究的專業,如今,卻成了可能在她面前發生的事。

"熱血"李明哲

李明哲與李凈瑜相識於大學時期,兩人是學長學妹關係。李凈瑜形容丈夫李明哲,是個熱血而急公好義的人,喜好歷史與思維辯論,"其實他人真的蠻吵的,而我都是埋首在我的數據文件中",李凈瑜邊回憶邊苦笑。

對於中國大陸的認識,李凈瑜自認了解不及丈夫,原因在於李明哲的背景。李明哲是台灣社會定義的"外省第二代",父親來自安徽、母親來自山東,從小李明哲就在"國民黨教育與大中華思維下"成長。

然而,進入大學後的李明哲,受到自由思潮啟發,也開始去探索更多歷史的不同方面,甚至因此跟家庭曾有過政治傾向上的不同。

李凈瑜形容李明哲,是個喜歡對歷史角度有不同詮釋的人,好比"新清史"等,去論證袁世凱、汪精衛等人在歷史上的不同定位。

近幾年來,李明哲先透過QQ軟件,與中國大陸當地的人結交朋友,大部分都是當地對國家充滿熱情的人士。李明哲透過微信等軟件,去回答許多人的疑問,包括何謂台灣"轉型正義",以及民主化的腳步等。

也因為父母來自中國大陸,李明哲自然也會關心中國大陸的民運發展,起初李凈瑜沒特別研究。她說,直到李明哲失蹤後,她去看丈夫的計算機數據,才發現中國人權其實很"惡化"。

李凈瑜
李凈瑜拿出一份在李明哲計算機中看到的"公益基金管理制度",表示他丈夫曾對此有些許幫忙。

施明德的影響

夫妻兩人大學畢業後,也在民權運動上成為同路人,李凈瑜2002年進入民權運動人士施明德的辦公室,協助研究白色恐怖史料,李明哲則進入民進黨工作。

2006年,當施明德發起罷免民進黨陳水扁總統"倒扁運動",夫妻倆意外成為"對敵"。李凈瑜說,我還記得我們當天上班"分開行動",結束後他騎腳踏車去景福門(倒扁活動現場)接我的樣子。

施明德本人也給了李凈瑜很大影響。1979年時,美麗島雜誌社在高雄中正路舉辦"世界人權紀念日演講"時,遭到當時的警備總司令部強力鎮壓,隨後施明德、姚嘉文、陳菊等14人被依"涉嫌叛亂"逮捕。

當時在國際媒體的強力聲援下,國民黨政府最後決定將審判公開用電視直播,李凈瑜表示,這場審判讓政治犯能跟台灣社會說明自己的理念,無疑是台灣歷史上的"政治大課",也造就台灣往後成為民主生命厚度、與輿論豐沛的國家。

李凈瑜跟我展示當時史料,當時國民黨政府的監控縝密,只要外國媒體在台灣用電報發稿,不論時間、哪間飯店、咖啡廳,還有收件地點,當時全被巨細靡遺記錄、中午發稿、下午國民黨政府就立刻翻譯成中文送交軍事單位審查。

也因此,訴諸國際輿論,希望國際媒體與學者重視李明哲案件,成為最後李凈瑜推斷出來的"經驗法則"。

我問李凈瑜,就印象來說,中國大陸政府因為外國媒體聲援而放人的例子似乎不多時,李凈瑜嘆了口氣說:"如果我們對我們所懷抱的人權價值理想,都是用悲觀作為出發點,那我們是無法成就任何事情的"。

李淨瑜解釋,台灣過去有過白色恐怖,世界上很多國家有過極權統治。極權統治就是要人民害怕,不敢去觸碰紅線,最後遇到不公也默不作聲。但只要用正道營救,持續保持樂觀,就不會灰心。她說,這不是營救李明哲"個體",在此同時有更多人權工作者也在奮鬥,我們要讓他們知道,他們都不是孤單的。

李明哲家屬設立的尋人網站(BBC中文網圖片29/3/2017)
李明哲是從澳門入境廣東珠海後失蹤。

公益基金觸怒?

李凈瑜跟我表示,他們夫妻倆平時有定期寄書,變賣捐助"公益基金"給中國大陸其他受到當局調查而至今下落不明人士的家屬。而中國大陸各地都有這樣的公益基金製度,這也是她最近才從李明哲計算機翻出來後才知道的。

李凈瑜表示,他跟丈夫李明哲會定期買一些書,寄給希望理解台灣局勢的大陸人,多半是散文集,或是一些不同史觀的書籍。在當地的志工收到書後,會拿去轉賣,轉賣的錢就捐助給當地維權人士的家屬接濟生活用。

李凈瑜說:"這只是我跟我先生的棉薄之力,因為很多人被冠上所謂的異議分子就此被打壓",但現在她更難想像,連她先生台灣人都被扣押了,那其他的中國大陸志工們是否會遭遇到更嚴重後果?

這些默默支持維權人士家屬的人,才是他們夫妻認為沒有被關注的一群,他們不像是陳光誠、不是劉曉波,有這麼多人聲援,他們也許只是關心拆遷不公、地方環境受污染等小議題,但是就被不明原因"處理掉"

李凈瑜說:"我們只是NGO團體的小小分子,實踐我們信仰的價值,杯水車薪地想替許多中國苦難人士提供協助。我問到,妳現在講述的這些公益基金製度,是否會被中方認為是犯罪,甚至他們抓是一群"不只妳丈夫一人"?

李凈瑜則堅定回答,這樣的制度中國各地都有上千個,而且在任何一個角落,幫助人都不是罪。她說:"中國迄今就是不給我一個答案,只說危害國家安全,但無論是何事,或是這樣的人道支持,它都不應該成為李明哲被失蹤的罪名"。

李凈瑜
李凈瑜表示,她不會接受兩岸掮客私下交易將人帶回來,換作是李明哲也不會接受。

不接受私下妥協

之前,也有所謂的"兩岸掮客"李俊敏,拿著所謂李明哲的信件來給他。李凈瑜描述,當時李俊敏不斷打給她,但是她平常不接陌生來電,直到後來接到李俊敏的訊息,並提及她婆婆的名字下,讓她選擇跟李俊敏單獨見面。

然而,李俊敏一見面,就拿出一封李明哲信件。李凈瑜拆開後,看見那是李明哲字跡,但內容"跟馬曉光說的一模一樣,"我人很好、健康無虞、配合當局接受調查"。從事白色恐怖研究的李凈瑜,一看就知道是假的,"那裏面沒有跟我先生的任何一絲私人連結",她說。

李凈瑜回憶起當下的震撼時說,為何這位李俊敏只說他是"台灣立委賴士葆的助理",然後他就可以拿著代表中國官方,拿著信件跑來跟我說"如果你怎樣、你先生就不會怎麼樣",她回憶起當下只覺得"很離譜"。

嘆了一口氣,李凈瑜說,她知道台灣身為小國的困難以及兩岸的困境,但是這樣的狀態跟選擇是完全扭曲了。就算李明哲最後被"私了"平安回來,中方還是會給他隨便安個罪名,然後被部分媒體指責"犯罪了才會被抓"。

講道激動處,李凈瑜眼泛淚光說:"台灣的溝通機制停擺,任由一個中國掮客,拿著中國官方信件給我,叫我不要去北京。如果我接受李俊敏條件,那我置台灣人尊嚴於何顧,我置人道價值於何顧?"

她也反對部分媒體喜歡稱她"非典型家屬",她說她只是知道李明哲要的是什麼,認為現在這樣做才是符合丈夫的思維。假弱她貪圖丈夫安危,一時軟弱,那她也不配成為"李明哲太太",說到這裏李凈瑜情緒激動。

李凈瑜
對於救人的難度,李凈瑜表示,如果都是用悲觀做出發點,那就無法成就任何的事情。

樂觀相信轉折

李凈瑜跟我說,她當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當然也會陷入情緒,甚至胡思亂想,但是她依然相信樂觀地持續走正道營救,才是唯一的方法。

當我問到,會不會覺得"救人"跟"尊嚴"都要顧到是很困難的事時,李凈瑜嘆了口氣說:"親愛的,我知道很多人都想問這問題"。

她還是重覆:"如果我們對於我們所懷抱的人權價值,都是用悲觀做出發點,那我們都無法成就任何的事情了,我們當然知道這是危險的,但是人權工作都是開始於沒有希望的地方,卻被終止在最危險的地方"。

李凈瑜也希望台灣政府,雖然有兩岸停頓的難處,但或許可以經由第三國交涉等方法,去側面協助。

而李凈瑜在關鍵時刻的理性與冷靜,也讓她在下決定時更客觀,讓她至今沒有被許多片面意見左右。採訪最後,特約記者說了句"祝您一切順利",雖然短短六字,但卻異常沉重,此刻的李凈瑜,面對的是巨大國家機器和兩岸隔閡。

鄭仲嵐  BBC中文台灣特約記者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