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5月4日 星期四

勞動光榮與權利至上

「五一」放假,名頭是勞動光榮。「五四」如果放假,就是愛國光榮。以政治的名義玩,又離開政治本義,玩的是政治穩定與政治和諧。看一看朋友圈,都知道「五一」爭的是勞動者的權利,「五四」爭的是民主與科學。勞動者的權利是爭來的,民主與自由也是爭來的。世界還真沒有甚麼救世主,一切都靠我們自己。爭自己的權利,才會有尊嚴、有平等。恩賜的東西還是感恩,社會的感恩還說得過去,政治上的感恩,那得當奴才才行。


沒有權利 只有義務

前些天因為南韓部署薩德反導彈系統,一些愛國者那個氣憤勁,也着實讓國人嚇了一跳。美國人沒嚇着,南韓人沒嚇着,俄羅斯人沒嚇着,倒把中國人嚇着了。中國人打中國人,是個傳統,這個傳統義和團那裏有,紅衞兵那裏有,這是個寶貝。

南韓人薩德來了,美國航母過來了,愛國者不說話了。這些愛國者也是理性,美國打不過,南韓打不了,有美國撐腰的南韓碰不得。尤其是習近平到美國和美國總統特朗普會談之後,愛國者找不到東,也找不到西,原來自己還不是個東西。愛國者以為愛國是個權利,這個權利比勞動還光榮,卻不知,沒有個體權利的愛國,也就是給世界人民耍樂。

權利從來都是個體的,把個體的權利當成集體的權利,不是跑偏就是被人利用。把個體的權利入進集體的福爾馬林,毒害的是個體,讓個體失去自我,讓集體人格化。勞動光榮,那得建立在個人權利基礎之上,沒有個人權利,勞動不是光榮,而是恥辱。看人家美國,特朗普總統減稅,中國有關部門說人家不負責任。這麼說美國肯定不買帳,國民勞動光榮,是因為每個美國人都有納稅的義務和對等的權利。如果只納稅,沒有權利,只有義務,美國的官員也會花錢搞腐敗、玩女人、包二奶、轉移財產。

美國有自由平等的權利,才有自由平等的義務。美國減稅或增稅都得受納稅人的監督。中國個人權利也有,都在憲法中寫着,誰也不能賴帳,但就是不把權利落實到民法。納稅之後沒有監督制約之權,官員有錢就任性,錢被官員亂花,與其說勞動光榮,不如說勞動養了一群貪吃的豬,養官員這種豬只能致貧。

輕於鴻毛 重於泰山

勞動者的權利,勞動着來,勞動着去。現在有很多企業加班加點地工作,有的還因此過勞死,年紀輕輕的就離開了這個世界,美好世界沒看到,這不僅是命運的不公,且是權利的不顯。

好多危險的工作,好多塵肺的病人,人們對此不能視而不見。他們賣命工作,活着沒有尊嚴,死了沒有安身之地,這個時候還說勞動光榮,看着就像萬惡的舊社會。人活在世上,終有一死,把死分為兩大類,一類是輕於鴻毛,一類是重於泰山。中國特色的悖論在於,勞動光榮一類的人,一般都輕於鴻毛。不勞動的人,一般都重於泰山。不信就去八寶山看看,誰輕於鴻毛、誰重於泰山就一目了然。如果勞動的人沒有平等自由的個體權利,能當個鴻毛,也算是幸運。就怕鴻毛都沒當上,死無葬身之地。

現在公知已污名化,認為公知在這世上不是嫖娼就是找女人玩的,不找女人玩的,還定義為口炮黨。不知道沒有公知之後中國會是個甚麼樣子。公知是那些對公共事務發聲的人,是公共權力批評的人。他們在,才會讓人們知道勞動的權利,爭民主自由的權利。沒有勞動者的權利,沒有爭民主自由的權利,公權力牛皮就會吹得很大,就會以人民的名義說勞動者光榮的事。勞動者在光榮中光榮了,悲慘世界也不過如此吧。

大學教授 木然

東方日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