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9月8日 星期五

郭文貴與劉彥平通話錄音文稿(之四)



郭文貴與劉彥平通話錄音文稿(之四)

劉:你聽我給你講,我了解的和組織上跟我講的,就是這套方案,把你勸走。

郭:你說的我都聽,我也信,但是我今天給你最好的就是實話實說,孫立軍來他要幹啥,你沒給我說,但是我知道啊。上次他來我也都知道。你可以問問他,他跟誰談的我都知道。美國政府也都跟我說了。


劉:要不然你倆見見。

郭:不跟他見,我跟他見幹什麼。我跟他見得打起來。他憑啥老害我啊。我跟他什麼仇啊,他的犯罪,早晚中國人民跟他清算了。我知道他可不是一點半點。咱們可以試試。我這人名人不做暗事,你可以告訴他,他要不把我宰了,要不我一定要陪他玩一把。他玩明星,玩董卿,裝神弄鬼的招搖撞騙,披著人民警察的衣服,都對不起這身衣服。

劉:你還是得冷靜,我覺得昨天曹先生你們倆談的心情好了,但是員工的問題。

郭:我從今天不再跟你談員工的問題。

劉:員工的問題,你個人的名義的問題。

郭:我個人我也不再給你談這個問題。

劉:就這個事,剛纔你也說了郭美還有郭強。

郭:你覺得郭美和慶芝是能自由進出嗎?

劉:我覺得可以。

郭:誰能來保證這事。

劉:我來給你保證。

郭:郭強、郭美、慶芝他們三個都想自由出入,我希望得到您一個法律上的認可,不管我發生什麼事情,我需要文字的東西。

劉:因為郭美給了我一個文字的東西,給了我承諾書說二十天,我倒覺得二十天並非是一個硬性的受限,這是我跟郭美個人談的,他這個東西僅僅給了我,現在就在我手裡拿著,我沒有交給任何人,這是郭美給劉伯伯的一個承諾,明白我的意思了嗎?他二十天左右跟她母親回去看爺爺奶奶,屆時如果我們工作能夠向前推進的話,郭麗傑問題也解決了和家裡面有人照顧他們的爺爺奶奶了,他再過來跟你見面團聚,這個事我認為都是正常的,昨天我也給你講了,說岳慶芝、郭美到美國來,你們全家人在一起團聚,似乎是我在做其他的文章,昨天我對這事已經做了一個說明。

郭:嗯,郭麗傑的事情我再給你說明,因為你原來承諾過,他沒有在你到來的時候回家,所以我一定要講一次孟建柱和王岐山,我隨時都要開講了,我要公佈她倆的信息,因為郭麗傑沒讓回來,是王岐山和孟建柱的決定。

劉:不對,你聽我。你要這樣的話,你就完了,你又要往反方向走了。

郭:書記,我今天跟你發自內心的說,我今天告訴你的我都是心裡話。我今天通過這個電話,通過這件事情,我已經放棄了對我員工任何的訴求。包括郭麗傑,我放棄了,名義上我也放棄了,我不要了。

劉:這是兩回事,這個事說郭麗傑出不出來和王岐山更嚴重這是兩回事。

郭:我非常了解,今天有人跟我說,他說相信人家劉元平書記盡最大的努力想讓郭麗傑出來,他說你千萬千萬這時候他說這是孟和王做的決定。所以我從個人上我真的感謝您,人家說您廢了很大勁,多次提出來說讓郭麗傑出來,但是您說了不算,我特別難受的是我知道您為這個難,但是我今天叫您劉書記,我是真對著您背後的老闆說的。

劉:不,你聽我給你說啊,我給你說的意思,咱們先拋開這件事不談。

郭:我不做一次我對不起咱們。

劉:你聽我說完,就是說,岳慶芝和郭美如期正常,我是這樣希望。

郭:當然,我希望得到您一個文字的承諾,他仨都可以自由進出,隨時無條件的進出,郭強也要回去,他要去看爺爺奶奶去。

劉:對呀,因為他奶奶最近這個身體又不好,又做眼睛的手術,是吧,回去看看孫子嘛是不是。

郭:嗯,特別是我父親也不能動了。

劉:我跟你說啊,這叫什麼呢,這就要入檔,這是家裡事。我說的意思是說,就是他們娘仨回去,出來這些事情,這些事情全都是好事,這些不是說什麼原則問題。

郭:今天,郭美,你可以告訴你媽,你跟你哥和你媽可以自由進出,這都不受限制,自由進出無條件進出,你伯伯給你們個文字東西,所以說你們三個跟我沒關係了,你們三個是國家給你們承諾的權利,咱就相信你劉伯伯,相信咱安全部。

劉:但是我給你說有一條,就是這次慶芝和郭美他們倆還是應該按照給我的承諾,就是說這個承諾你們該迴迴去,完了以後我想你父親這個事屆時會有這麼一個向前推進的一個結果。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