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9月8日 星期五

郭文貴與劉彥平通話錄音文稿(之一)

http://img.ltn.com.tw/Upload/liveNews/BigPic/600_phpjKA5TH.jpg

劉:求你啊文貴,可不是這個意思啊。我說的意思在哪兒呢,這個事兒十九大該開了,本屆政府要換屆了,咱得把這個事兒了了,再一個多大點兒事兒啊,你的資產我給你算了,你把賬還完了以後你還是正資產,整個你的資金狀況、資產狀況是一個很良性的,而且像這樣的企業,民營企業,現在的國內說句實話不是特別多。


郭:太少了。負債百分之二十怎麼可能。

劉:就說現在有名的,包括王健林,包括恆大,銀行都背多少債。

郭:包括潘石屹,他也一樣,都是一堆貸款。

劉:我就跟你說麼好多事兒你得看明白,再一個國家把你全盤了,你是高風亮節了,我把房子捐給國家,你覺得國家你捐給誰啊,哪個部門敢要啊

郭:安全部,安全部。

劉:安全部,不會要的。我跟你說的意思還是那句話,這是你郭文貴的,你是政泉、盤古、裕達包括方正一部分,你是實際控制人,是你郭文貴還是你郭文貴的,說是欠的該還還,對不對。咱說的話保護,民營企業家有幾個說沒有稅收上其他亂七八糟的事兒。
郭:我真的沒有,我跟你保證。

劉:我今天很正式、很嚴肅的跟你說我代表國家,我這次來不是代表黨和人民,這是前提,我以為我個人以為國家賦予我這個責任,目的是什麼,是要尋求解決問題的出路,其他的都不要信,也都不要去聽。首先說,保證你的安全,包括你家人的安全,這個還是那句話,我們把這些問題就在法律層面,就在司法層面,把這個問題說明白以後進行解決,解決完了到此為止。至於說什麼郭文貴人身安全我家人的安全都不在話下,那些都是後來的事兒,前提是把問題解決完。我可以負責任的跟你說,一句話是解決問題。第二句話還是解決問題之後,如果你願意繼續為祖國做貢獻。

郭:我非常願意,條件允許我絕對願意。

劉:孟書記說了一句話:我很負責任的跟你說,對郭文貴要一分為二。

郭:謝謝孟書記。

劉:這是他的原話,對你要一分為二,有你過激的一面這你得承認,但是也要看到曾經為國家做出的貢獻,為這個事業做的這個努力,跟以前所做的工作。我臨行前還跟我講要跟文貴說讓他把情緒穩定住,情緒一定要穩定起來,在穩定情緒的前提下我們大家一起來尋求解決問題之路。我跟你講這些話不是一個人講,他們講我可以實話跟你說這不是一個人、哪個人的意見。所以說有些事情你呀我剛纔衹能跟你說信息不對稱,別的話我就不跟你說了,至於你剛纔說的那些我不給你做正面回答,整個的前因後果包括劉特佐和阿布紮比什麼關係,和馬來西亞納吉布什麼關係,我也都做了一些了解,明白我什麼意思吧。

郭:孟書記比我的消息還不對稱,因為他不知道我在馬來西亞到現在專案組調查,您現在都可以告訴孟書記,馬來西亞是當年我和馬建副部長把陳偉利弄回去的。

劉:哦,陳XX的兒子。

郭:我郭文貴在馬來西亞的勢力他咋沒調查出來,政法委專案組都該活埋了,開玩笑!陳偉利是我弄回去的,他那邊的信息也不對稱,不是一方面。

劉:你可讓家里人安排代表帶著你的團隊和這邊一點點去,一件一件去,解決完以後尋找共同點,大家都認可,咱們可以用整個法律條文去辦,我給你說我今天來在你這兒聊幾句咱就算解決了。文貴,你現在產生的經濟資產,你說1200億,我都不太認定這個數,但我覺得七八百億是可以的,你的債務問題你剛說的我也不太懂,大約在百分之三十或百分之三十五左右,這些事兒都是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欠債還錢那是必須的,按照法律該怎麼辦就怎麼辦,來解決債權債務,你的淨資產合法,明白了吧?這是說的問題,你也別把話說那麼絕,有些事兒可能不是你主使也不是你的初衷,但是下面的運作過程中你就能保證每條都是合乎法律要求的嗎?你現在給我說百分之百全部合法的,我還就告訴你哪個民營企業、混合所有制的企業甚至國企、央企敢這麼說嗎?國企和央企經過審計還一堆事兒呢,這些處罰是什麼?就是該罰的你得認,懂了吧?當然這話是我的主觀想法,我也不知道最後的結果。對不對?另外一個。這可不是說無法無了啊,在法律框架之內做一些情況我覺得有些東西可解決,明白我的意思了吧?這些事兒倒不是說不好商量,但是我給你講文貴咱們把這事兒解決咱們相安無事。

郭:在現在調查期間我該說啥說啥。
劉:不是,那是另外一回事兒,我給你說你有一條就被我給否了。你比如說21條罪,你剛說的21條。

郭:不是,我是說曾經他們試圖用這樣那樣的21件事兒。

劉:比如說涉嫌綁架,聽我給你說,這條我就給你否了,為什麼給你否,比如說慶芝那外甥,就跟你在香港看房子那個,反正是她親戚吧,又是貪污又是挪用的。

郭:買了兩套媳婦兒,買了兩套房子。

劉:在深圳那邊吃喝嫖賭,又買表之類的,這事兒就是蹬鼻子上臉,所以我說這事兒我就給你否了。

郭:書記,你不覺得這事兒荒唐嗎?

劉:所以我看完這事兒以後就說這事兒不是我能理清楚的,這個當時說48個小時,沒錯,在哪兒呢在保安部,寫了完材料這人在哪兒呢?送公安了,送派出所了,完了以後送分局,然後送檢,檢察院起訴之後法院判,貪污挪用,你看我這人做的怎麼樣?細緻,面上的事兒這麼做,底下的事兒前面說的不再重複。明白我的意思吧?所以我給你說這些事兒我們要這樣向前推。

郭:我涉嫌行賄,現在是主罪還有啥罪?

劉:咱們現在就說的是涉嫌行賄的事兒,你剛纔說中紀委的那個叫什麼?

郭:中紀委的孟會青。

劉:對,孟會青、宋建國、張越的事兒全部沒提,就提了個馬建。馬建白紙黑字。

郭:書記,我今天就負責任的告訴你如果你看了卷宗了咱倆就有的聊了。我幹什麼我自己最清楚了,我不會僥倖的說這事兒我幹了我不認,你覺得我是這種智商的人嗎?全都是瞎編亂造,馬建副部長的房子是不是郭文貴買的,錢哪兒來的,用什麼公司買的,什麼理由買的?那得有說法啊,得有證據啊,全都是瞎編的。孟會青更不用說了,孟會青錢哪兒的?我要是給他行賄他得給我辦事兒吧?行賄的條件首先是雙方的權錢交易啊,還有宋建國,宋建國和傅政華搞成那個樣子,他給我行賄還差不多,瞪眼八道。我非常樂意跟您探討,我現在可以絕對負責人的告訴你如果有一天真的是證明郭文貴這小子真的幹這事兒了,那我就真的是個大騙子。遵循全世界的法律,任何一個人都有權利來證明無罪,還有任何人證明自己有罪的都可以不作為證據,我再給您說一遍,剛纔馬建副部長這個事情,就說您剛才說的這個事情,您就沒有認真看卷宗。(未完待續)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