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9月8日 星期五

郭文貴與劉彥平通話錄音文稿(之三)





劉:你聽懂我的意思了嘛。你給我單位出的太小,放人、撤銷「紅通」這兩題目都太小,太具體了。跟你說啊,我想了一個比這大的,但今天沒法說,懂了吧。我剛纔跟你說了,七也好,六也好,六加一也罷,我這說的都是有話的依據,若干事是可以可價可尋的,你都不應參與。你是叫死理,你叫死理的前提是依法治國,為了求得依法治國。你叫我跟你說哦,這四個全面當中這樣說依法治國,這個事必須有個過程,這個過程會比較痛苦,比較艱難的,我們也必須努力的相向而行。這個節目一出來不僅僅是05:09:0005:09:02,你明白我的意思嗎?如果把這些事給具體了,這個過程絕對艱難,我們把過程走順了,結果可能比你現在預想的還要好,你明白了嘛。


郭:但是書記,可以說話嗎?

劉:恩

郭:書記,恰恰就是你談的這些,我說心裡話,我看到背後的,我跟你講書記,你是聽我的,你如果看到,你要願意跟我對質,我非常願意對。

劉:我給你說啊,解鈴還須繫鈴人,咱就說走正路找出路,這事比什麼都強,你呢,昨天打電話給我說孫立軍要來,你讓我看,我昨天回去以後十二點半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我問是不是孫立軍要來,確實要來,幹什麼呢我可以給你我說,今天到華盛頓,為什麼呢,因為習主席要到美國來,到海普莊園川普總統會談,定了四大安全戰略的對話,大概是在六月下旬,應該中美雙方有個網絡安全的高層對話,第一個對話要開始了,是六月上旬。是外交安全的戰略對話,第二個是網絡安全的戰略對話,這樣他是為中美高層的網絡對話來打前站的,今天到華盛頓,後來我一聽既然是這麼個情況,我就給孫立軍打了個電話,我問他什麼時候到,他說明天到,也就是今天中午的一兩點鐘到華盛頓,我說好啊,正好我也在華盛頓呢,他說老哥你辛苦了,咱一起見個面吧,他說好啊,我說我這會到崔大使那兒報個到,因為我是大使發的邀請函,因為他今天到,晚上可能就要跟美國會談,網絡安全對話的相關一些事宜。

我明天去跟他見面,跟他來的主要是工信部、網絡安全師,公安部的網安局,主要就是這麼兩三個單位一起來的,重點就是談這個事情的,我跟他說一起見面吃個飯,他說可以,我說那我就明天定火車去華盛頓,明天可能跟他見不上,應該明天重點是跟美國人談了,關於網絡完全的事,然後後天見個面,然後27號我就回了,回來以後,你看你要是出不去,他們娘仨陪著你,還有誰陪你嗎。我給你說的意思還是今天咱們把其他話題先放下,沉重的話題往後放,還是咱說的,現在你們全家都在這,我們就聊今後的出路怎麼走,不能這麼走下去,我給你說句心裡話,我都替你著急,這話在英國也給你說過,我在你家裡邊跟慶芝和郭美也說過,我真的是設身處地的為你想,你光說站在你的角度上想想你的親人還有郭麗傑,你看看在控制內的十六個人,包括員工,親屬就郭麗傑一個人。這個馬建犯的大忌,違規使用相關的技術手段,這在這個行當裡面是大忌,你明白吧,這些事都是硬砍石鑿的他的違紀或者違法的行為,另外一個你說他替你辦事,這些咱全放一邊,是因為你為國家做貢獻,他並非因為你的事,說是你郭文貴你為國家做貢獻他給你幫忙,因為這個東西可以通過民事來解決,幹嘛要通過刑事呢,所以這些事我就給你一個建議,從這條路這樣往前走的話是有出路,而且這個出路我覺得的這樣往前行的話會顯得順暢,你要說我這樣給你說了你非往旁邊走,總是拉偏套的話,那就不好了,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我這都是推心置腹給你講的,這是我今天講的,其他等我從華盛頓回來咱再說,好不好。

郭:好。

劉:有些不是非要通過刑事來的,就是你不是全都觸犯的是刑法,就有些可以通過民事來溝通來解決,你包括現在有些債權人要起訴,這些都是可以和解的。都可以調整等,也包括文貴你說的李友的十一項罪,就四年半,誰說要判你四年了,我說要判你四年了嗎?你怎麼沒鬧明白了,所以很多事你真該好好想想,現在不是那麼回事,這今天我們就經濟來解決,你老是說他們怎麼商量的怎麼開的會,你的信息到底是不是真的。

郭:我到現在沒有一樣信息是假的。你能給我說出來有一件是錯的嗎?

劉:我就不給你說了,我要再給你說多了,你的話更多, 現在老覺得你有點……

郭:不是,我給你說書記,現在北京的行動是三個方案,一個是您在這談,談成是一個方案,華盛頓談不成一個政治交易,不惜代價的交易方案,第三個還有一套桌子底下的方案,我都知道,今天書記我也給你單刀直入,我也得有三套方案。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