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9月8日 星期五

郭文貴與劉彥平通話錄音文稿(之二)




郭:書記,我今天就負責任的告訴你如果你看了卷宗了咱倆就有的聊了。我幹什麼我自己最清楚了,我不會僥倖的說這事兒我幹了我不認,你覺得我是這種智商的人嗎?全都是瞎編亂造,馬建副部長的房子是不是郭文貴買的,錢哪兒來的,用什麼公司買的,什麼理由買的?那得有說法啊,得有證據啊,全都是瞎編的。孟會青更不用說了,孟會青錢哪兒的?我要是給他行賄他得給我辦事兒吧?行賄的條件首先是雙方的權錢交易啊,還有宋建國,宋建國和傅政華搞成那個樣子,他給我行賄還差不多,瞪眼八道。我非常樂意跟您探討,我現在可以絕對負責人的告訴你如果有一天真的是證明郭文貴這小子真的幹這事兒了,那我就真的是個大騙子。遵循全世界的法律,任何一個人都有權利來證明無罪,還有任何人證明自己有罪的都可以不作為證據,我再給您說一遍,剛纔馬建副部長這個事情,就說您剛才說的這個事情,您就沒有認真看卷宗。


劉:嗯,你說。

郭:安全部為什麼給我辦?馬建副部長為什麼給我辦?他去協調這事兒幹什麼?安全部給我發了一百多條文是組織決定的還是馬建副部長個人決定的?我郭文貴給你拉美國副總統戈爾我給國家拉攏關係,這是國家給我的交換,這是國家發的公函,怎麼就叫行賄了呢?說我行賄的話,我行賄的是國家而不是馬建副部長,馬建副部長從來沒有說你出面幫我協調讓我給你個人利益,這是二,第三個就是你剛纔說的那個石家莊的事兒,書記請你一定查實,我特別願意,我那百分之六點幾的股份跟安全部和馬建半毛錢關係都沒有,查查他們為什麼賣,查查我是多少錢買的,今天是多錢。一杯水一塊錢,你幫我協調的話我應該五毛錢買,到今天值五毛,我卻是花一塊五買的,和你們什麼關係啊?就連這事兒都往我身上塞,書記我會用證據來給你們說的。太搞笑了。

劉:你聽我給你說啊,剛纔給你講的,包括政泉、馬建還有馬建他姐姐前前後後從寫字樓到住宅一共買了多少套房子?

郭:十六套房子。

劉:開始買住宅的時候是你借的錢?

郭:不是,是他姐問我借的錢。

劉:對,他姐問你借的錢,然後你又回購了。

郭:對啊,我回購了。

劉:那中間往返的掙了多少錢?你給他開的價。

郭:我那是事實啊,市場價六萬塊錢,他賣給我三塊快錢,中間掙了兩千多萬塊。

劉:對啊,這是他乾掙的。

郭:他掙錢我有什麼辦法呢?

劉:你聽我給你說啊?

郭:首先一點,馬建副部長買了我的房子,安全部很多人也買了我的房子,他一開始買我的房子不認識我郭文貴,你不要忽視這個事實,我到處求人家買房子,我就是想拿到這些貸款,我員工買了六百套房子都一分錢沒拿,馬建副部長還拿錢了呢,這叫犯法嗎?我和他有權錢交易嗎?我讓他給我辦事兒了嗎?

劉:你聽我給你說啊,這些事兒都是馬建供訴的。

郭:書記,所以這就是今天我要給你談的事情,如果你以卷宗作為跟我談的條件的話,第一這個卷宗是否合法,第二是否是事實,如果是合法和事實我文貴全部接受,如果既不是合法也不是事實我一概不想談,還有一個我不叫我的團隊參與這個事情,你一定記住,劉書記說,我就教你劉書記啊你是代表組織的,郭文貴我願意讓你組織參與讓你律師參與我非常願意,但是後果我們自負。造成國際影響我不負,到今天我還是以國家形象國家利益為主,就像我給你說的事情,一切一定依法處理,千萬別給我面子。因為本身郭文貴就呼籲依法治國,你自己本身卻不合法,不想太多人參與,郭美郭強沒這個能力,我願意全部面對,衹有我能把事兒說清楚,沒有一個人能說清楚的。

劉:你說你的團隊他們也不行?

郭:不可能,一旦我的團隊介入全世界都會知道,我保證不了,所以你說郭文貴你來吧,這事兒一旦知道跟你沒關係,都會說郭文貴你這小子你背叛國家,我的事兒在世界上絕對超乎你的想像,我再說一遍我不想那樣做,但是你讓我那樣做你要是說後果我不負,我願意做,今天告訴您的事情,您今天看到的事情,我不是在給你耍胡攪蠻纏的,如果你說我給孟會青行賄,給宋建國行賄,書記,你知道這三年他們幹了什麼嗎?三年了我要是真犯罪他們不早收拾我了嗎?應該早發紅通了,這就是為什麼我說他們拿你當槍使,他們沒做到的事兒還讓你去做,你問他們這些所有的卷宗是在什麼情況下做的,按照法律一個都不合法。第二個,瞪眼說瞎話啊,我還沒出來呢宋建國就被抓了,宋建國的案子傅政華先把我兒子給抓了。

劉:你看,一聊到具體問題就回到原點了。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