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轉型正義是不是台版文化大革命?


樊冬寧

台灣立法院12日5日三讀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民進黨政府表示,能夠在12日10日世界人權日前夕推動轉型正義,是台灣民主的一大進步。近年來,台灣各地的蔣介石銅像,經常遭到民眾潑漆或是毀損,中正紀念堂的存廢也在台灣社會引起很大的爭議,而《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則是要以立法的方式來重新認定蔣介石的歷史地位,不過反對者稱,這是台灣版的文化大革命,是追殺國民黨的政治鬥爭。《海峽論談》邀請前台灣外交部研設會主委顏建發與中華民國空軍退役上校謝啟宇與為您深入分析,並在節目中播出蔣介石曾孫、國民黨立委蔣万安的訪問。

台灣總統蔡英文說:“ 轉型正義的目標跟和解,不是為了鬥爭。當所有人民能夠一起面對過去,整個國家才能走向未來。轉型正義完成後,台灣不再有任何政黨,需要再背負威權統治的包袱。人民不再因為痛苦的歷史記憶而相互仇恨,台灣會蛻變成一個不一樣的國家。我們的民主也會更往前走一步。”

前台灣外交部研設會主委顏建發在《海峽論談》節目中表示:“這是跟世界宣誓,台灣已經徹底要跟國際接軌,國際對這種普世價值,對人權、自由、民主的強調。“促轉”條例就是希望我們從威權體制徹底走向民主體制。就像蔡總統所講,最終是為了和解,並不是拿來鬥爭。這個原則是民進黨所堅持的。”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表示,國民黨支持過去曾遭司法不公待遇的人民平反,只要條例沒有違反人權,國民黨都不反對。但轉型正義的時期應擴及日治時期,範圍也必須納入原住民族、慰安婦、以及金馬地區等,所以在時間和範圍上應合理放寬,可是民進黨政府卻明顯反對,只針對光復後的國民黨執政時期,令人遺憾。

中華民國空軍退役上校謝啟宇在《海峽論談》節目中表示:“從1949年國民黨政府全面退守台灣以來,不同世代的平民百姓會有不同的歷史記憶,而且除了極少數特例以外,大多數人的歷史記憶應該都是雷同的。年長的、居住在農村的一般平民百姓長輩們一定記得,因為國民黨推動了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的土地改革,打破了帝制時代地主與佃農間的剝削與藩籬,所以大多數農民有了自己的農地,改善了生活,這是他們共同的歷史記憶。而我們這一代則親身經歷了國民政府的教育普及政策,老百姓不分貧富貴賤都可以、也必須受教育,打破了許多家庭貧窮世襲的悲慘命運,每一個人只要肯努力,都能有出頭天。所以也造就了後來有一位三級貧戶佃農之子能夠成為中華民國總統(指陳水扁)。”

謝啟宇認為,民進黨為了鞏固政權,為了要轉移施政無能的焦點,刻意持續操弄轉型正義的議題,意圖藉此凸顯、並且教育下一代“國民黨外來政權的不公不義”,以升高對立、為選舉積蓄能量。蔡英文所說的那一段“痛苦的歷史記憶”,其實早就被大多數台灣人民許多美好的記憶所掩蓋了,其實台灣人民過去幾十年來,早就沒有太多的相互仇恨了,但是,這樣並不符合民進黨的政治利益!所以民進黨一定要經常就去挑動一下那段痛苦的歷史記憶,讓人民繼續對立、仇恨,而且要教育下一代、更下一代,明明未曾經歷、不該要有記憶的年輕人繼續去記憶這一段痛苦的歷史,讓他們永遠記得國民黨是“外來政權”、國民黨是威權、不公不義,這樣民進黨就可以高枕無憂、沒有足以挑戰她的政黨了。

另一方面,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在台灣的立法院三讀通過,最受到各界矚目的就是,蔣介石的曾孫、同時也是國民黨籍立委蔣万安,對此抱持開放的態度,並曾對民進黨團再修正版本投下贊成票,不過蔣万安對“促轉”條例部分條文以及具體實施的措施仍有不同意見。

身為蔣家第四代的蔣万安告訴美國之音:“我覺得在台灣普遍社會裡面,對部分的人,他可能認為這是威權的象徵,可是對部分民眾來講,他卻是個歷史記憶。所以我們看到在促轉條例通過後,很多民眾反應,未來是不是對學校的名稱、街名甚至我們硬幣紙鈔上都要全面翻新,事實上這抹滅了很多台灣民眾的記憶。他可能是校友,對學校有感情,或他對硬幣紙鈔用得很習慣,如果一個法律要強制抹滅民眾的記憶。我認為其實是太過了,事實上要尊重每個民眾對每個歷史片段他有的回憶,我想這才能促進社會和諧,不同記憶團體能達到對話,相互理解,真正達到我們當初立這個法律的目的。”

顏建發表示:“我想蔣万安這種說法算蠻溫和的,應該很多綠營的朋友也可以接受。基本來說,他在方向上並沒有反對,是持同樣的意見的。只是在一些具體的細節上,有一些不同的聲音和意見,大家可以討論。有些很多涉及到法律的問題,可能也無法一時說得清。但現在問題是,國民黨內部對這個問題的意見太多了,有些甚至是有點兒逆勢而操作。我想,這樣會讓民眾更困惑。但這個“促進轉型正義”實際上對國民黨不見得是壞事。這畢竟是幾十年以前的事,很多台民對這個觀念不深,這是國民黨再生的好機會,國民黨應該好好抓住這個機會。至於對蔣介石的評價,我想這個“促轉”就是要求真相。至少真相出來以後我們再來談如何對待他,那時候比較清楚一些。 ”

謝啟宇表示:“蔣万安的談話,很中肯、也彬彬有禮。民進黨稱蔣万安是國民黨的政四代、暗喻他是威權者的後代。至於促轉條例三讀通過後未來各種具體做法可能引發的爭議,我的看法可能和大多數人不同。既然民進黨挾著立院席次優勢強行通過了這道法律,那就應該依法行事、該怎麼做、就怎麼做。200多條中正路、30所以中正為名的學校,該改名就改名,127億枚10圓、5圓、1圓的硬幣通通回收重鑄,至於是否勞民傷財、是否製造對立?試問,民進黨全面執政以來推動的政策,一例一休、前瞻基礎建設、所謂的年金改革,哪一項不勞民傷財?哪一項不製造對立?還差這一項促轉條例嗎?”

不過顏建發認為,現在台灣用立法的方式來處理轉型正義是一個很成熟的路子,下一步就是尋找歷史真相。顏建發表示:“真相出來以後處理,我相信應該大家會用比較寬厚、寬容的方式來處理。民進黨政府以目前來看,蔡英文總統並不是那種很激進、很記仇的,她是很溫和的。所以我想,應該不用很擔心。而且台灣現在這種文化氛圍,可能很多年輕人對這段歷史都不知道了。再者,這些有涉案的人,恐怕很多人都已經過世了,垂垂老矣。所以我是覺得說,這是清理這些問題的一個好的起點,倒不必要用最壞的看法去預測它,因為台灣是一個很自由開放的社會,國際社會也在看台灣。我認為,任何從政的大概都會適度拿捏,很多東西我們是可以寬容的,但不能遺忘。這個準則民進黨應該會拿捏的。”

謝啟宇則認為,台灣現在缺乏的絕對不是“轉型正義”,而是“分配正義”。今天台灣大多數民眾對已經冷飯重炒十幾年的白色恐怖的元兇與真相根本不感興趣,99%的台灣民眾一定更希望民進黨政府早日告訴我們,上個月爆發出來的慶富獵雷艦弊案的幕後黑手與事件真相到底是甚麼。部份網友也同意謝啟宇的說法,一位陳先生留言評論,認為蔡政府沒有必要將精力花費這樣的問題上,應該集中力量對付中共犯台才是要務。

(VOA)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