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8年1月15日 星期一

反制解放軍攻台台灣靠自己還是靠美國?


樊冬寧

解放軍2020年攻台計劃曝光之後,《海峽論談》連續幾集聚焦中共武統台灣的話題,今晚我們要從另外一個角度來分析,台灣軍方如何反制解放軍的攻台計劃。台灣國防部日前發布國防報告書,這是民進黨執政後的第一本國防白皮書,除了再次宣示“防衛固守、重層嚇阻”的戰略之外,也正式將“戰力防護、濱海決勝、灘岸殲敵”列為國軍的建軍戰略,強調“不對稱作戰”的思維,並對陸、海、空軍下達“不對稱作戰”戰術建軍研發令,未來國軍的武器系統將以機動、隱匿、快速、價廉、量多、損小、效高為方向,希望用解放軍預期之外的裝備與戰術來遏止中共武力犯台的計劃。甚至有專家再次重提,“台灣可以用兩枚導彈炸掉三峽大壩”的說法,引發高度爭議。而台灣官員也表示,台灣年度國防開支,預計在2025年前增幅至少為20%,達到128億美元。究竟台灣要如何反制解放軍的攻台計劃,是要靠自己還是靠美國呢?《海峽論談》邀請台灣軍事專家《航空最前線》採訪編輯許劍虹與“台灣人公共事務會” 政策研究員林倢深入分析。

最近台灣方面談“不對稱作戰”談的非常多,其中最引發爭議的就是有一位民進黨立委揚言,台灣只要一個阿兵哥扛一台反裝甲火箭筒就可以摧毀一台解放軍的坦克,而台灣的陸海空三軍也開始準備研發各種不對稱的戰法,像是空軍的滑跳板戰術、海軍要造60艘兩到三人就可以操作的匿踪導彈突擊艇實施所謂的“狼群戰術”,甚至還有專家建議台灣應該優先部屬一千枚中程導彈,封鎖中國的30個機場,還說“用兩枚導彈就能炸毀三峽大壩”。究竟這些所謂的“不對稱作戰”的戰法,是否能夠遏止中共武力攻台的計劃?

許劍虹表示:“其實不對稱作戰這個模式在阿扁末期到馬英九、到蔡英文一直都是國軍一個連續下來的整軍備戰計劃。因為中共在進入2000年之後,之前我們的空軍都還比他們強,制空權都在我們手裡。但是1999年“兩國論”之後,再到了後來2000年之後,中共開始從俄國引進了更多新型的戰機,包括他們取得了視距外打擊能力之後,空優往大陸傾斜。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們就開始傾向於走不對稱作戰方式。我覺得這個視角是對的。本來我們就是比較弱小的一方,今天去跟他打正規的、硬碰硬的作戰,要贏是不太有機會的,所以當然要打這種不對稱的方式。但是不對稱作戰的方式有很多種打法。向王定宇先生所講的這個打法,我覺得是非常蠢的方法。首先你要顧慮到的是,如果戰車都已經開到市區裡面來,那說明台灣是打巷戰的階段。《孫子兵法》講 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到了那個時候,你去把台灣守下來,已經變成一片焦土了,有意義嗎?再來就是說,台灣的年輕人能不能承受這樣的打法?雖然前陣子有專家說,台灣人可以抗颱風,抗什麼,很厲害,很耐打。真的要比的話,你要去拿索馬里、阿富汗、伊拉克,那邊的人才叫很耐打。這70年來,我們雖然經歷過很多天災,但我們沒有經歷過戰亂。人禍肯定要比天災更恐怖。用一個火箭把戰車幹掉,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如果是這樣的話, 1993年在摩哥迪休,《黑鷹計劃》你們看過沒有?如果真的一個火箭筒就能幹掉一輛車子,那美軍也沒有每一輛車都被打掉嘛。美軍在摩哥迪休使用悍馬車為主,一個火箭筒打到戰車,有很多因素影響,打到它也不見得能摧毀它,要看到你打到哪邊。王定宇把這個問題簡化了,我也不知道 怎麼回答。他這麼講我覺得,不是一個對軍事有常識的人會去花時間去討論的,我就不評論了。”

至於台灣海軍要造60艘匿踪微型突擊艇實施“狼群戰術”以及近日又有台灣軍事專家重提可用中程導彈炸三峽大壩的說法,許劍虹也都不認同。他表示:“不要忘了,真正會打這種游擊戰、人民戰,中共還是最早開始的。其實我們的空軍在亞洲到現在都還是蠻強的。中共也知道該怎麼樣消耗我們的空軍。我聽到的一種方法,他們把早期的米格19變成無人機,用它們來消耗我們的飛機跟彈藥。這個也有可能搞出來。這樣台灣要怎麼樣去抵擋?他把殲6這種50-60年代的飛機變成無人的,然後大規模過來消耗我們的飛機跟彈藥,這個數量可多了,有上千架,如果真的要玩這個的話——是不是真的有這個計劃我不知道,但我聽說有這個構想——我們也是玩不贏他的。如果我們派小船,他們也有海上民兵和很多東西。而且這個船沒有雷達,要怎麼樣去攻擊到目標都不知道。那如果不對稱作戰一定要用小船嗎?如果用反艦飛彈在岸上飛的話,說不定還比船更有用。其實我是覺得這個方法有很多種,這個 我不知道。因為早期中共也是用這個起家。早期他發展海軍,有一個叫“飛潛快”,因為他不能發展大軍艦,他就去做小艇,魚雷艇啊,潛艦跟航空兵。中共很早就玩過這類游戲。我覺得台灣跟他玩還不見得能玩過他。然後你說用導彈炸三峽,過去劉泰英跟游錫堃都提過類似的構想,那真的要這麼做,傷到無辜的話,本來中共打你,我們可能是受害者,可以呼籲國際,但最後你丟了兩枚導彈,無差別地去炸三峽大壩,導致淹死了一堆老百姓,我們在國際上的評價也不會比中共好到哪裡去。所以要採取這種方法還是要小心一點。"

至於談到蔡英文政府編列更多的國防預算,是否有意向美國購買更多先進武器來反制中共的攻台計劃?加上台灣國防報告書中“重層嚇阻”的示意圖(如下),可以看到其中有許多美國對台軍售的項目,包括川普總統最新批准對台出售的高速反輻射導彈等等, 2015年對台軍售的清單中也有250枚人攜式肩射式的刺針防空導彈,由此似乎可以看出不論是重層嚇阻戰略還是研發不對稱作戰的戰法,台灣在武器系統方面還是高度仰賴美國,美國對台軍售是否仍是台灣反制中共武力供台最重要的一環?

台灣國防報告書中“重層嚇阻”的示意圖(如下)
台灣國防報告書中“重層嚇阻”的示意圖

林倢表示:“我覺得美國對台軍售除了實質上意義的確是很重要一環之外,另外我覺得這在政策跟戰略層面上來說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美國批准對台軍售對國際上釋放的訊息就是,美國其實很重視與台灣在安全上面的合作,也非常重視台灣在戰略上的意義。但談到實際層面上的話,我覺得其實台灣要面對的狀況,第一個是在軍售方面,北京對美國對台軍售施加的壓力只會越來越高。第二,包括美國很多很多軍事專家其實都有談到,中共軍力的進步其實非常快的。以台灣現在投資軍事的能力,到底能不能夠追趕上,還是一個很大問題。另外我想強調的一點是,雖然像蔡英文總統先前承諾要提高國防預算,我們其實也花了非常多的預算在軍售上面。我想強調的是,其實這個預算在軍售上面,另外一個很重要的層面是,這樣的軍售還需要戰略的配合 不論是台灣的國防戰略,還是與美國安全和國防上面的合作。所以我認為除了軍售以及武器之外,台灣的外交人員也需要多花一點心力和預算進行一些真正有用的國防戰略的遊說來配合我們的軍售,才不會說,我們花了一大筆錢在軍售上,但是卻沒有好用的戰略,沒有辦法與美國積極的合作。所以,我希望台灣政府重視的是,除了軍售武器本身以外,外交人員也能夠花多一點心力及預算進行國防戰略的遊說上面。”

台灣反制解放軍的攻台計劃,究竟是要靠自己發展“不對稱戰力”還是靠美國對台的軍售與支持?許劍虹表示:“克勞塞維茨曾在《戰爭論》中說過,戰爭是政治另外一個手段的延伸。就是說,這個世界上都是政治決定軍事,不是軍事決定政治。當然我們整軍備戰是一定要的,我們也要跟美軍強化軍事合作。但最重要的是台灣畢竟還是小的一方,要在兩大強權之間找到適合自己平衡的位置,才能爭取最大的利益。當然我們不能夠完全說要靠美國人,或者說完全地去討好大陸人。我們應該要想辦法說,我們要在兩大強權的競衡之中,我們戰什麼樣的位置,找到自己的平衡點,跟兩方都維持一個平衡的關係,這可能對台灣會更有利。”

(VOA)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