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8年1月8日 星期一

星火T計劃曝光培養統派青年還是共諜?


樊冬寧

台灣新黨青年軍捲入陸生間諜案,爆出有所謂的“星火T計劃”,根據台北地檢署日前搜索新黨發言人王炳忠住處查出的資料顯示,中共疑似透過陸生共諜周泓旭提供資金,利用新黨青年軍的“燎原新聞網”與“新中華兒女學會”發展共諜組織,培養一支“平時可用、戰時管用”的統派核心力量。台灣司法單位認定周泓旭違反《國安法》,王炳忠等三人另案偵查。新黨則指民進黨政府重演“白色恐怖”、對統派人士政治迫害。王炳忠一案究竟是涉及國台辦暗中出資在台灣發展共諜組織? 還是民進黨政府有意藉此案打壓統派人士? 案件發展又是否會進一步升高兩岸對立的情勢?《海峽論談》邀請華人民主書院董事會主席王丹及兩岸問題專家吳漢深入分析。

“共諜”價目表!獎金不低?

台北地檢署起訴周泓旭,批露“星火T計劃”,指周泓旭利用新黨發言人王炳忠等人物色與結識台灣軍方人員,拓展人脈,而且還訂定獎金分級制度。這份鉅細靡遺的“共諜價目表”曝光後引起兩岸網友們的討論,包括加入臉書粉絲好友,並且經常性按讚的話,就可以得到新台幣3000元的獎金;如果能夠在線建立長期熱絡的互動關係並定期交談,便可以得到獎金新台幣5000元;如果進一步與客戶相識見面,並爭取可以和目標對象合影,就可以得到1萬完獎金,而且餐飲費用可報銷;最後如果爭取到與客戶單獨見面聊天、私約談心,獎金竟可高達新台幣5萬元。此外,每次見面還需提交簡要會談報告,並接受小組與上級機關直接指導,為“最終見面”做好準備。

搜索過程直播辦案有無瑕疵?

針對這份共諜價目表,吳漢表示: “公佈的價目表,我覺得太容易了。如果真是這樣的,應該很容易成立組織啊。但是,無論如何,周泓旭案到現在已經快一年了,現在再把新黨這幾個青年軍約談。這個案子之間有沒有聯結?檢方要針對證據去說話。是不是打壓?沒有證據顯示是打壓。因為辦案總是這個樣子,偵辦單位會根據證據來說話。只是這一次這個案子有它的瑕疵。第一個就是王丹教授所講的,動靜這麼大,其實是超乎檢調預估的。檢調本來以為直接去把人帶走就好了,沒想到會有直播。直播的渲染效應太大了,所以後來造成這樣的軒然大波。其次,既然這麼大的動作,那麼應該把證人變被告這樣的事情是很確鑿的。結果沒想到把四個人又都放了。這表示檢調在證據的收集上面,的確還是需要加把勁。”

國台辦的角色?

吳漢還說: “過去我們台灣辦間諜案也辦了很多,很很少會看到一個間諜案會拿到檯面上來沸沸揚揚地大家討論。這一次能不能跟周泓旭的案子掛聯結?周泓旭來台灣做間諜,要么就是收集情報,要么發展組織。發展組織就要聯結誰被他發展了。所以新黨這些人跟他在一起是不是有發展?假設因為拿了國台辦的一些經費,就變成組織上的聯結,那台灣有很多的組織因為接受了中共的經費資助,去參加大陸的一些活動。那這一些問題將來怎麼辦?這些東西都是檢調必須去理清的。哪些東西是真的在組織的範疇裡面,哪些東西不能被認作為組織。因為檢方辦案是根據證據說故事,故事到底是不是可信,是不是確有其事,將來到了法院之後會有一番見解。這個案子還是值得我們好好觀察下去的。”

白色恐怖?政治迫害?

王丹表示:“中共如果在台灣內部發展共諜一點也不奇怪。不僅是這次的案件,之前也爆出很多,包括國軍的軍官等洩露情報,甚至包括警戒上都有提供情報。這個不是什麼新鮮的事。但具體到王炳忠的案子是不是共諜案,現在不能妄加評論。首先我相信,檢查單位如果沒有足夠的、堅強的證據也不會把動靜搞得這麼大。最後結果怎麼樣,我們還是要看法院的判決。但是我覺得,如果把這件事情的處理過程說成白色恐怖完全是無稽之談,倒反映出新黨這群年輕人有意無意地表現出對歷史知識的無知,這也是台灣教育的失敗。這次怎麼能和白色恐怖相提並論呢?說明這幾個人對台灣曾經的白色恐怖完全不了解。大家要知道,當初在1950年代的白色恐怖時期,如果遇到類似這樣的匪諜案,根本不需要審判,直接定罪,直接拉出去槍斃。這些案子審判也會 是軍事法庭審判,哪會有現在這樣的,更不可能言論自由,讓他們去開記者會。另外,檢調單位上門,居然王炳忠還可以不開門,還可以臉書直播,這還叫做白色恐怖?在白色恐怖時期,如果檢調單位上門,你拒絕開門,那下場是什麼?那就是鄭南榕,最後就要被逼到自焚。那是唯一我們看到的在白色恐怖時期,檢調上門不開門的案例。結果現在,王炳忠還可以開直播,還可以在電視前哭哭啼啼,還可以開記者會,各種想法,這跟白色恐怖差到十萬八千里。所以,這種無知我是覺得為他們感到悲哀。”

中共情報滲透台灣可追溯至國共內戰

台北地檢署批露的“星火T計劃”當中,引用了毛澤東1930年寫給林彪公開信中的一句話:“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此外還有確認立項、梳化整理、挖進打出等中共常用的詞語。王丹也從當年國共內戰的歷史來分析中共對台灣的情報滲透,認為中共對台灣的情報滲透手法縝密,可以追溯至當年中共成功運用匪諜,從蔣介石的手中奪取了江山。王丹表示:“在國共互動的歷史上,對國民黨來說,一個非常大的歷史教訓就是,在這一過程中沒有很好的防範對自己的滲透。國共第一次合作的時候,當時大批的共產黨員加入到國民黨。後來國共分裂,國民黨鎮壓共產黨。但有不少共產黨人留在了國民黨內,成為後來我們稱為的匪諜也好、共諜也好。這些人到了1945-48年的國共內戰期間發揮了非常大的作用。這方面的歷史資料是非常非常多的,我不在這裡詳述。共產黨員對國民黨也好,或者是共產黨退到台灣以後,對台灣的這種情報滲透,其實是做得非常縝密、細緻和全面。國共兩黨最後分出勝負的主要因素之一,就是對國民黨做了這麼多滲透。所以也不難想像,在今天的兩岸對峙過程中,共產黨對台灣來講還會繼續進行老一套滲透。”

符合台灣年輕人的新手法

另一方面,中共情報滲透台灣的方式也與時俱進,王丹進一步分析:“第一,原來的滲透都還在,當然年齡都比較大了。第二,它會發展新的滲透的方式。這次新黨青年軍的事件,如果我們回顧過去對台政策的表述,是完全可以吻合的。從胡錦濤時代到習近平時代都在講要爭取台灣的年輕人。所以這回我們看到,不管是燎原計劃、星火計劃等等,都很強調台灣的年輕人,而且用了一些比較符合年輕人的一些手段,包括網戰、加臉書好友等等。我還是要強調,王炳忠案本身構不構成組織性的匪諜案,我們要交給司法來檢驗。但是從目前檢方公佈的證據,包括媒體報導的消息來看,我認為這有再一次讓歷史重演的趨勢。我同意吳漢教授的一個說法,中共能不動武就不動武,上炳善謀嘛,它也希望不要在付出過多代價的情況下統一。所以它也希望在台灣 會內部進行滲透,加強台灣內部統派的聲音。我覺得其實也不需要太多的證據,它也會一直在做這些事情。但是不是王炳忠他們在做,我們要交給司法。”

小心匪諜就在你身邊?

被問到此案是否可能導致各界將台灣支持統一的統派人士通通打成共諜?重演當年“小心匪諜就在您身邊”的情景?又是否會對台灣民主與兩岸正常交流造成影響?吳漢表示:“20年前有一個老長官,他在兩岸開始交流的時候告訴我們說,以前大家都說,匪諜就在你身邊。可是現在我要告訴你們,匪諜就是你自己。這個就是在交流之後,台灣跟大陸之間的互動。有多少人會警覺到自己有沒有涉及到國家安全的問題方面?大概是沒有警覺的。所以,很容易就出現一些問題。我們也發現,過去所有的間諜案,我們來解釋一下,真正屬於中共派遣的不多,大概都是台灣人。不管是在大陸那邊發現的,還是在台灣這邊逮捕的,都是以台灣人為主。這證明了,在兩岸的情報工作裡面,台灣是處於相對弱勢。大陸在情工方面是相當縝密的。按照過去大陸做情報工作的時候,經常會有一些指導原則,比如合法掩護非法、公開掩護蔽秘、以經濟手段達成政治目的,等等。現在有沒有改變?看起來沒有,但會做得更細緻一點。在工具更多了,包括電子的其他的一些工具。所以,我認為我們在研究中共派遣的時候,檢方也要好好去了解中共到底是什麼樣的組織,不能以普通概念來處理所有問題。國台辦是不是對台灣進行派遣工作呢?國台辦應該是處理兩岸事務的,應該發展是兩岸統戰部分的事情,而不是搞情報。如果把這個東西搞清楚了,我們在處理類似案件的時候,拿捏的會更清楚。這件事情對將來兩岸交流會有影響。”

第五縱隊的隱患

《中共攻台大解密》作者易思安(Ian Easton)接受海峽論談專訪表示,中共對台灣的情報滲透與所謂的“三戰”相當厲害,包括心理戰、輿論戰和所謂的第五縱隊。如果王炳忠案涉及中共在台灣發展共諜網屬實,台灣是否應該對中共攻台計劃更加警惕?對此王丹表示:“大家都很關心,就是中共會不會用武力攻打台灣。以我對中共的了解來講,它既是一個非理性政權,也是一個理性的政權。對台灣進行武力攻打之前也會做各種考慮,希望把成本降到最低。那麼這個成本,其中很重要的一個是,如果在攻打對方的時候,以收復香港為例,如果確定能在對方內部發展出一個第五縱隊或者扶植出一個傀儡政權的話,它的軍事攻打成本相對就會低一些,就可以很快結束戰鬥,把政權轉移到台灣內部自己人的身上去。所以我覺得中共能不能通過統戰工作也好,通過國台辦的努力,在台灣內部扶植出一個親中國共產黨的政治力量呢,這個是決定中共會不會真的用武力攻打台灣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如果做不到這一點,如果台灣能夠通過各種各樣的努力,社會內部達成共識,抗拒中共的這種滲透,有共同的保 台灣民主自由的決心,讓中共看不到台灣內部有第五縱隊的可能性,它純靠武力付出的代價就會更大。所以,就這點來說,不管對檢調、對王炳忠案的瑕疵有什麼樣的批評,台灣內部要去防止中共的滲透,防止中共在台灣內部發展第五縱隊,這個還是非常必要的。”

(VOA)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