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8年2月26日 星期一

台大校長任命一波三折《無問西東》精神今何在?


 

樊冬寧

台灣總統蔡英文的母校--台灣大學的校長任命案一波三折,星期一台大就要開學了,卻面臨新校長遲遲無法上任的窘境。今年1月台大校長遴選委員會選出新校長--馬英九執政時期的國家發展委員會主委、台大財金系教授管中閔,隨即遭到民進黨立委檢舉其涉嫌利益衝突與論文抄襲,儘管台大校長遴選委員會重新開會確認管中閔當選毫無疑義,但是教育部仍遲遲不予核聘,並在農曆年前連發7道金牌(公文),要求台大校長遴委會說明,多名台大師生日前走上街頭抗議政治力介入校園,台大歷屆校長也稱這是台灣校園民主、學術自由“最黑暗的時刻”; 與此同時,北京清華大學日前選出首批18名文科資深教授,獲選這項最高學術榮譽的教授名單也引發爭議,因為上榜的學者大多曾經公開頌揚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而自由派的學者則都榜上無名。對照台大校長任命風波與北京清華大學遴選資深教授的爭議,究竟兩岸學術自由的現況距離民國時代《無問西東》的精神有多遠? 《海峽論談》邀請華人民主書院董事會主席王丹以及兩岸問題專家吳漢與您一同探討。

王丹表示看到相關新聞,稱有部分台大師生希望政治力不要介入這次台大校長的遴選。他說:“我認為這樣的說法有一點不近情理。台灣大學是國立大學,從教育部拿到的預算超過很多其他學校的總和。拿這麼多錢,任命當然要符合台大遴選校長的規定,結果要經教育部審核批准。不能說校園規則就是大學校園自主,原有的規則,教育部依據規定來要求釐清,你就說這是政治力介入,這是雙重標準。在中國清華大學選擇院士的時候,明顯有拍馬屁、向政府效忠現象。對比中國大陸學術不自由的狀況,我認為台大作為台灣教育的標杆,對自己校長的任命有更高的標準。這些爭議當然有釐清的必要,這些都是更高標準的體現,不應該貼上政治力介入的標籤。”

對此,兩岸問題專家吳漢表示:“台灣這邊的看法,政治力有介入。民國初年強調學術自由,任何政治人物都有理想主義和現實主義者。傾向理想主義的人尊重製度,現實主義的比較掌握權力。從民國開始到國共鬥爭,理想主義的人物就沒有了。早期從孫中山、蔡元培他們開始,都是理想主義。後來越來越多的政治人物都趨近現實。這表示權力的鞏固和擴張,一旦政治人物拿到權力就想鞏固和掌握很多事情。對於校園的自主,在台灣發展一段時間。這些綠營核心人物,當年都在台大就讀時強調自主。走到今天,台灣民主發展了很多年,碰到大學校長的遴選居然出現教育部不斷從中作梗,用了很多行政手段來延遲,逼迫管中閔請辭。這成為一齣戲了,看看到底怎麼下台。”

北京清華大學上個月任命最高榮譽文科資深教授,是否已背離清華大學《無問西東》的精神?對比今昔“獨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又紅又專、聽話出活“,演變成習近平治下“看齊意識”政治掛帥,這是不是頌揚習近平的高校意識形態工作?

對此,王丹表示:“對岸部分沒什麼可討論的,當然沒有什麼學術自由可言。習近平上台後,從北大開始設立習近平新時代思想研究中心。基本在大陸看不到學術自由。正因如此,我們對台大才有更高的期待。包括遴選校長要有更高更嚴格的標準。比如管先生這件事,台大遴選委員會也承認,在競選時沒有申報自己是蔡先生公司獨立董事的事。我在美國大學念過很多年書,利益迴避是在美國出任公職等很多事情中非常嚴重的問題。有人說,按照規定,沒有要求說管先生一定要提交這個。但這個就把標準降低了。管先生擔任台大校長,如果要有更嚴格的要求的話,當然應該主動提出利益迴避的問題,辭去職務,再來競選校長,就不會有那麼大的爭議。關於政治力介入,我目前看不出來教育部要求台大釐清有什麼逾越法規的地方。確實有很大爭議,台 不是所有師生都支持管先生的當選,有很多人聯署要求校委會重新審核遴選委員會的規定。加上利益迴避的問題,如果不澄清,教育部馬上要去核定,不核定就是政治介入,這樣的理由有些牽強。管先生當初應該對外做出一個說明,甚至一個道歉,也許有助於事態早些平息。”

關於民國時期北大蔡元培辦學方針“思想自由、兼容並包”,陳寅恪追求“自由之思想獨立之精神”以及清華大學《無問西東》的校訓在今日的兩岸大學是否已經蕩然無存的問題,吳漢教授認為:“台灣大學在台灣算是首屈一指的大學,培育出來的學子在台灣各個領域都獨占鰲頭。所以基本上,台大是具有領導地位的學府。台大的校長當然掌握了台大整體發展的方向,具有指標意義。到底有沒有藍綠問題,長期來看,台大除了早期在國民黨來台灣之後,提倡自由主義風氣的幾位學者把自由學風帶進來之後,後來在台大里面不太願意向權力去靠攏,這帶動了很多學運發展,這都是台大的歷史傳統。今天,政府以行政的力量,不斷干預台大遴選委員會的決定。我不是管中閔本人,沒法替他做解釋。這一次特別的提出,難免讓人感覺有政治力的參與。但 希望這件事儘早落幕,否則將來在社會上將不斷引起震盪,甚至影響到台大校園風氣和整個社會的氛圍。”

王丹教授補充說:“從我的母校北京大學的歷史來看,北大能有光榮的傳統,是老校長蔡元培辦校風格奠定的。蔡先生也是同盟會出身,國民黨色彩也是非常濃的。其實,一個大學校長完全沒政治色彩,也是不可能的。外界對管先生的質疑並不是因為他是國民黨員。以蔡校長為例來說的話,他在治校期間能夠兼容並蓄,不會特別偏向哪個政黨。所以,一個保證學術自由的根本條件,大學校長是非常重要的角色。我跟其他人一樣,對管先生擔心的是,比如這次聲援管先生的會讓外界擔心管先生的政治陣營和代表的政治色彩會太偏向。有一天,管先生還是會就任校長,他能不能做到像蔡先生那樣不偏不倚,兼容並蓄。歷史會對管先生作出正確的評價。”

王丹表示,從總的原則來講,國立大學本身很容易導致這種事情發生。教育部認定遴選委員會的結果是現有法律規定的,如果有人認為這就是政治力的介入,可以考慮廢除這條法律。總體來講,大學越多私立越好。在美國看不到國立大學,當然有州立的。根本原則上講,還是要以私立為主,這當然涉及到的是總體高等教育改革的問題。

王丹同時對台灣大學這次校長遴選的結果還是報以更高的期待,希望以一個更高的標準,看到一個更好的台大校長出現。

而吳漢教授認為,台灣自由民主發展的結果,到目前為止,大學校園自主這件事走的還不錯,除了台大遴選事情讓大家有點兒錯愕。

他說:“這是台灣可貴的一部分,我們必須好好珍惜。所謂政治力,最重要的是行政權,因為民主政治裡面就是分權跟制衡。當政治人物受到有力製衡,他的權力是受限的。行政權凌駕在立法和司法權之上,它就變成統治權了。權力是鞏固並且擴張的。所以,政治人物對於自己的權力有沒有掌握分際。掌握得好,民主就能不斷發展,掌握不好,民主政治走到一定的盡頭,會遭到民眾的唾棄。”

吳漢教授同時也希望台大校長的遴選風波早一點落幕。因為教育部長也留任了,希望找一個台階,早一點把這個事情處理掉。至於台灣未來的發展,台灣的校園民主的確也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希望國人共同期待。

(VOA)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