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8年2月20日 星期二

不喜歡中國政府但中國人民是美國最好盟友


張佩芝 寧路 雎偌安

很多中國觀眾對長期關注中國事務的美國國會資深共和黨議員達納·羅拉巴克(Rep. Dana Rohrabacher, R-CA)並不陌生。羅拉巴克議員1989年進入美國國會,擔任眾議員長達將近30年。1981年到1988年間,年僅三十出頭的羅拉巴克就被裡根總統任命為特別助理,與里根總統關係良好。羅拉巴克議員過去這些年來長期關注美中貿易關係,並不時對中國人權記錄提出批評,他目前擔任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歐洲、歐亞及新興威脅小組委員會主席,最近羅拉巴克議員接受美國之音國會記者張佩芝專訪,對美中關係、美台關係,以及在川普總統領導下美國在世界上扮演的角色發表他的看法。

記者:羅拉巴克議員,謝謝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

羅拉巴克議員:我很高興來到這裡。

“共產小豬”行為令人無法接受

記者:您是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事務歐洲、歐亞和新興威脅小組委員會主席,進入2018年,您希望小組委員會專注處理哪些議題?

羅拉巴克議員:一個很重要的議題就是朝鮮半島和平。我們看到朝鮮領導人展現類似精神病般的行為,他像個瘋子,對不起,我把他稱為“共產小豬”(Communist piglet)。那人和他家族謀害了太多人,現在他還宣稱擁有核武,令人無法接受。很多人都覺得他的個性很奇怪,我們不能因為他而讓我們捲入一場核戰爭,幾百萬韓國人、日本人、甚至美國人將因此喪生,這將導緻美國報復,然後幾百萬朝鮮人喪生,那將是非常糟糕的事情,所以我們首要任務,就是為朝鮮半島謀求一個取得和平的辦法。

支持在朝鮮內部展開秘密行動

記者:您認為目前國際社會對朝鮮的製裁是否發揮了作用?您認為解決這個危機的最好辦法是什麼?使用軍事手段的紅線是什麼?

羅拉巴克議員:首先,我們要清楚表示,我們站在朝鮮人民這邊,另外我們也支持朝鮮和韓國統一,現在情況是有些韓國人在北邊,一些韓國人在南邊。但是當然,如果不接受民主程序和對人民權利的基本尊重,就很難達到統一。我們首要目標就是必須向朝鮮傳達這樣的信息,我們要對朝鮮人民伸出友誼之手。對於韓國人民,我們跟他們說,讓我們一起合作吧。但是我擔心的是,朝鮮領導人精神不穩定,至少我相信他精神不穩定,我相信我們應在朝鮮內部展開一個秘密行動,讓人們接受這個想法,就是在一個民主程序下完成統一,讓朝鮮人民能選擇他們的領導人,而不是讓共產黨強迫人民接受他們的領導人。

中國為朝鮮政權提供掩護

記者:您認為中國和俄羅斯在幫忙解決這個危機上是否做得夠多?您希望他們能分別採取哪些更進一步的行動?

羅拉巴克議員:我認為中國和俄羅斯都沒有做到我希望他們做的那樣多。在俄羅斯方面,美國目前對俄羅斯的態度相當強硬,我當然希望他們能在我們對他們展現強硬態度後還願意幫助我們,但這也許這是重新審視美俄關係的時候,也許我們應該在像朝鮮這樣的問題上互相合作,希望美國和莫斯科方面都同意這樣的看法。

在中國方面,我覺得中國什麼都沒做,我認為中國為朝鮮共產政權提供掩護,我認為如果沒有中國的幫忙,朝鮮根本就不可能擁有現在這樣的導彈系統。

中國應該了解,朝鮮也應了解,如果金正恩繼續發射導彈,像飛越日本的導彈,日本將擔心導彈可能會擊中日本而希望取得反擊能力,難道讓日本成為核國家是中國所希望的嗎?是朝鮮所希望的嗎?不是。這真的不符合他們的利益。所以我們應該告訴他們,實際一點,不然我們最後會有一個擁有核武器的日本,這不是你所希望的。我們首先應該支持朝鮮內部的任何力量,提供他們信息,提供他們某種支援系統,幫助剷除壓迫他們的人。

中國早已和美國在打貿易戰

記者:川普總統長期批評美中貿易不平衡,他最近對從中國進口的太陽能板施加高關稅,很多人相信他會在美中貿易方面採取更多行動,你擔心美中將陷入貿易戰嗎?這對美國工人將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羅拉巴克議員:我們和中國已在進行貿易戰,但我們沒在打這場戰,是他們在打。中國一直以來積極竊取我們的科技,他們不向擁有這些技術專利的人購買使用權,而是通過竊取。

另外他們對我們產品進入他們市場施加控制,而我們不只讓他們的產品進入美國市場,我們還在我們的大學裡訓練他們的年輕人,給予他們價值幾百億美元的豐富知識,他們吸取了這些信息後回到中國,然後用我們的科技超越我們,這還不包括他們的黑客從我們系統中竊取的科技。

所以他們已經和我們打貿易戰,我想川普總統最近採取的只是初步行動,希望這能讓人們看清現實。

不過中國人民和朝鮮人民一樣,完全不是我們的敵人,朝鮮和中國都是法西斯制度,統治精英實行寡頭政治,掌控所有金融和財富,讓我們去支持那裡的老百姓吧。我們這裡的製度比較開放,他們比較封閉,他們的統治精英因此能把財富注入他們的系統裡。他們的系統是個法西斯系統,我們不能容忍這樣的結果,我們一直以來對他們保持友好態度但事實上我們是很愚蠢的。

中國人權狀況沒有改善

記者:您長久以來致力提倡中國人權,您如何評估此時此刻的中國人權狀況?

羅拉巴克議員:我認為中國在人權議題上完全沒有進行改革,在民主選舉方面也沒有改革,在允許反對黨存在方面也沒有改革。我們必須向那些受制度壓迫的中國人民伸出雙手。法輪功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他們完全沒提倡暴力革命或任何暴力行為,但他們被關押,甚至我們追踪到的消息是法輪功學員被處死後他們的器官被轉賣,有的也許還賣給了美國人,這實在太扭曲了。我們必須站在中國人民一邊而不是政府那邊。

拋棄台灣只會鼓勵戰爭

記者:您長期支持美國和台灣維持友好關係,您如何評估目前美台關係?

羅拉巴克議員:台灣對中國人民來說是個很好的例子,你可以看到一個民主體制如何在一個中國文化中運行。有些人說世界上有些文化不適合施行民主,我不太確定我同意這樣的說法,尤其對中國來說這是不正確的。台灣的面積這麼小,在中國大陸人均可用土地比台灣大,台灣每個人可使用的土地面積比大陸小,但他們卻成為一個繁榮國家,而且人民是自由的。所以我們不能拋棄台灣,這麼做只會鼓勵戰爭。中國大陸人民必須了解,我們會和台灣人民站在一起,至少把他們需要的武器銷售給他們。我不認為中國現在會侵略台灣,這在四、五十年前是個問題,我想他們現在了解台灣是他們的貿易夥伴,這對他們來說比讓台灣成為中國一部分有更多好處。

記者:和過去總統相比,在目前川普政府下,您看到美國對台灣的政策有所改變嗎?

羅拉巴克議員:是的,我覺得上任總統(奧巴馬)未能在海外投射出美國的強大力量。他在做決定、對其他國家提出要求、或和他們談判時,都沒有展現力量。我們那時有個軟弱的總統,一個軟弱的總統會導致衝突發生的可能性增加。現在川普總統很有趣,我記得許多年前,當克林頓擔任總統時,我們給了朝鮮40億美元,讓他們同意不發展核武,結果他們拿了錢,現在有了核武。他們從哪裡拿錢造核武器呢?克林頓是軟弱的總統,奧巴馬也是軟弱的總統,現在朝鮮的這個“共產小豬”居然站在核武器旁邊照相威脅美國,這就是我們有個軟弱總統領導國家的結果。

唐納德·川普不是一位軟弱的人,他使用了激烈言辭並展現強硬態度,他們現在怎麼樣呢?他們在討論如何在冬季奧運會上合作,甚至在奧運會後可能還會有互動,這是往前邁進的一大步,我認為這部分要歸功川普總統。

川普總統任期結束時美國將會是個不一樣的地方

記者:您是裡根總統的特別助理,80年代的世界局勢和現在不同,現在在川普總統“美國優先”的願景下,您認為美國在未來在國際社會中會扮演一個什麼樣的角色?

羅拉巴克議員:我認為川普總統在任期結束時,美國將會是個不一樣的地方,就像裡根總統任期結束時,美國和他上任時十分不同,但是人們當時沒有看到,除非有戰爭發生,不然這種改變在現實世界中不容易看到。

我認為類似那樣的改變也會在川普執政期間發生,世界將會變得更好。裡根總統花兩、三年刺激經濟增長,讓我們取得目標,裡根花了兩、三年完成的目標現在川普大約花了一年。我們的經濟增長勢頭強勁,他正進行許多根本上的改革,有了這個新的經濟力量,美國在世界上的影響力也會增加,加上川普的強有力的態度,這將會是個不一樣的世界。

我們可能會看到川普直接和世界其他強有力的領導人進行會晤,以改變傷害兩國關係的政策,而不是和前幾任總統一樣,通過聯合國或國際組織,以為要求這些組織採取行動會改善世界局勢,川普比較有可能直接和製造麻煩的領導人交涉,或直接和真能幫助我們的國家聯繫,達成一個協議。我們現在已經看到這樣的情況了。

盼美中人民能彼此互相了解

記者:中國新年即將來臨,您有什麼信息想傳達給我們在中國的聽眾?

羅拉巴克議員:我先說這點,這將是狗年,美國有些人不喜歡一些中國人吃狗肉,我希望中國人知道,美國有人吃兔肉,也有人吃各種小動物,我不怪他們吃狗肉,如果你覺得好吃,那就是好吃。我們必須和中國人民接觸,讓他們了解我們,讓我們了解他們。我們不攻擊他們的生活方式,他們也不攻擊我們的生活方式。我相信對美國和國際社會來說,中國人民是尋求世界和平最好的盟友,因為他們不希望生活在暴政統治下,他們希望繁榮富裕的生活,每個人的生活水平都能提高。我希望讓在中國的人民知道,很多在美國的人和我一樣,我們不喜歡他們的政府,這個政府對未來世界和平是個威脅,但我們是中國人民的朋友,我們可以共同盼望未來幾年內世界會變得更加美好。

記者:謝謝您,羅拉巴克議員。

(VOA)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