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8年3月31日 星期六

鄧家外戚“知罪”,體制陷阱延伸海外?


雨舟

中國“最知名的大亨之一”、安邦保險集團原董事長、總經理吳曉暉,28號在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受審。這名鄧小平家族的前女婿對法庭表示“知罪”,並且請求“寬大處理”。他被控非法集資和職務侵占。

文件顯示,安邦保險集團作為私企,資金雄厚,內外通吃。其高調收購的腳步遍及美國、加拿大、歐洲和韓國等地。它的國內投資對象則包括民生銀行和招商銀行等諸多大牌、名牌。

有分析稱,吳曉暉一案“顯示政府在如何追究一些個人的責任,而這些人的冒險集資行為導致了國家的債務危機”。那麼,十四年前由吳曉暉組建的安邦保險集團,如何得以短時間內聚斂巨額資本並且大筆收購頻頻得手海外?吳曉暉是搶到了餡兒餅還是踩進了陷阱?

時事評論人士、作家陳破空說,兩條罪名,一個叫集資詐騙罪,一個叫職務侵占罪。這兩個罪名並不讓我驚訝。讓我驚訝的是兩個數字。前面罪名是集資詐騙罪,數字是652億。後面的是100億人民幣,都觸目驚心。這些錢要是能拿下來,習近平就真的能夠精準扶貧,一下解決幾百萬人的扶貧問題。以吳曉暉為標誌的紅色權貴斂財驚人,吳曉暉只是落馬人之一。其他大量的紅色家族、紅二代、紅三代以及他們的外戚仍然斂財無數,超過吳曉暉。只是他們並沒有受到觸動。至於吳曉暉的先不認罪,我認為他的法庭抗辯是合理的。中國的法律受黨領導,肯定是有人威脅他,若不認罪,罰罪更重。所以他如果怕死就不得不假裝認罪。其實他認罪是違心的。因為他的的公司作為一個私營企業,確實有很多值得抗辯的地方。中共的法律漏洞的確很大。而且他自己也說不確定他的行為是否構成犯罪。他認罪是出於害怕。他的判罪至少是無期徒刑,甚至有可能是死緩和死刑。因為習近平正想把吳曉暉的個人資財納為國有,就如當年的嘉慶皇帝要把和紳的財產納為國有一樣,以補貼國庫,供政府來揮霍。所以極有可能殺人滅口。因為吳曉暉還會涉及到很多鄧小平家族和陳毅家族等秘聞。如果不能殺人滅口的話,恐怕也會讓他以某種原因死去--“躲貓貓死”,“喝水死”,死在獄中。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說,吳曉暉的多重身份可以折射出中國社會的多重問題。第一個,他作為一個浙江的民營企業家,他的成功也代表了中國在過去三十年中一路殺來的民營企業家。這裡邊當然是有可圈可點的地方。另一方面,他通過與鄧楠的女兒結婚成為鄧小平的外孫女婿,當然是有一種挂靠紅色家族的意味。所以這也顯現出一種寡頭政治的發展。但吳曉暉自從去年六月被限制之後,鄧家很快就和吳曉暉進行了切割。所以你也可以看到,民營企業家在全國的寡頭政治中被當成了棋子。他們就像口香糖,被用了、被嚼了之後就面臨被吐出來了的悲慘命運。另一方面,吳曉暉事件也可以折射中國在經濟危機加深之後各個派系進行的爭奪錢袋子的鬥爭。2015年的股市崩盤之後,中國政府面臨逐漸加劇的金融和經濟的危機。這種情況下,有很多民營的商人攜資外逃。其實中共的很多領導人,和習家自己,白手套在全世界運作,在全世界各種收購。而收購本身就是中國外逃資金的方法。所以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作為當家人,他當然會支持自己的親戚在外併購,但他為了自己的權力,肯定不會允許別人把資金抽空,給他帶來經濟崩潰。所以現在吳曉暉事件他當然要出手。

夏明補充說,以現在的中國法律體系,給吳曉暉判死刑是有可能的。但這次的審判地點是在上海。上海是個經濟比較發達的地方,也是鄧家和江澤民等的影響很廣的地方,所以我覺得這次吳曉暉還是有免於一死的可能的。

時政觀察人士秦偉平說,吳曉暉走到今天是咎由自取,跟他是鄧小平外孫女婿的關係不是很大。吳曉暉的發展歷程才短短十幾年時間,就把安邦集團的資產規模發展到近兩萬億,這是個非常瘋狂的數字。他在海外大肆收購酒店、保險公司,甚至是入股銀行,在國內大肆銷售一個非常有問題的保險產品。剛才我們談到吳曉暉涉案資金達600多億,其實據我觀察和了解,這個數據至少要擴大10倍。可能是出於公眾影響的考慮才沒有報出來。我們查到一些數據,安邦的萬能險承諾給公眾有4-6%的回報率。但加上銷售成本,根本沒有辦法給予穩定回報。這一項目在2017年吸收的公眾資金就達7200億人民幣。如果以每個投資者投一萬元來算的話,大概有7000多萬人被捲入其中。中國政府非常緊張,擔心吳曉暉設計的是一個“龐式騙局”。如果一旦爆掉,就可能會有極大的社會影響。吳曉暉是個非常貪婪的人。他是個聰明人,本來可以把企業按部就班地發展,過一個正常企業家的好日子。但他實在是貪婪無厭,在中國經濟發展變化很大,外匯儲備緊張的時候,一方面在國內向公眾吸收資金7000多億,另外從國內的國有銀行和民有銀行里抽取了資金,在海外還大肆收購。所以他也正好是踩了紅線,中國政府外匯儲備正好在這個時候很緊張,現在正要遏制金融風險。所以吳曉暉成為一個犧牲品,既有偶然性,也有必然性。他後面的結局可能比大家想像的還要更慘些。

(VOA)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