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8年4月17日 星期二

整治自媒體:人民有沒有選擇“低俗”的權利?


許波

中國政府正在進行新一輪整治自媒體的行動,繼上週暫停四個新聞資訊類自媒體移動應用程序的下載服務之後,中國廣電總局以“導向不正、格調低俗”,為名,永久查封“今日頭條”網站熱播的娛樂性平台“內涵段子”客戶端及公眾號。週末,新浪微博又傳出開展為期三個月的專項清理行動,內容包括色情、暴力和同性戀題材的漫畫和短視頻。中國當局屢屢以“違反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由,圍剿大眾喜愛的所謂“低俗”娛樂產品,引發人們的強烈不滿。那麼何為低俗?何為高尚?在不違法的前提下,人們有沒有選擇包括同性戀在內的所謂“低俗”的權利?不同價值觀和道德觀念應不應該有共存的空間?

參加節目的兩位嘉賓是:《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歷史學者、獨立時評人章立凡。

胡平:低俗不犯法不是罪,中共更怕不低俗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說,“內涵段子”就算格調不正、導向低俗,也構不成被取締的理由。低俗不犯法不算罪;低俗有存在的理由和存在的權利。事實阿華那個,內涵段子裡有些段子低俗,不低俗的多是黑色幽默、諷刺時事諷刺現實和諷刺權勢。我有理由懷疑,當局固然反感低俗段子,但是對不低俗的恐怕更加反感。內涵段子2012年問世,發展很快,客戶已經多達好幾億。在中國,本來嚴肅的、高格調的異議表達都遭到打壓,但是低俗則被當局網開一面。現在看來,當局收拾完了高格調之後開始收拾低俗。這說明習近平對言論控制進一步強化,中共的統治也從威權回歸極權。這是十分危險的傾向。

胡平:段友翻出“好色客”,有權下流呼聲高

胡平說,有段友發文“人民應該有下流的權利”,介紹一部關於美國好色客雜誌HUSLER創辦人拉里·弗林特的電影。這是真人真事。弗林特是成人雜誌HUSLER (譯成皮條客,好色客,風塵女郎等) 的創辦人。這本雜誌比花花公子還要色情。而且,弗林特還把雜誌作為平台,諷刺道德和政治領袖。故事中,他攻擊了一名具有崇高道德聲望的牧師,暗示牧師與母親亂倫,不過附上了“滑稽廣告不能當真”的小註腳。他因此被牧師以誹謗罪和精神傷害告上法庭,被判精神傷害有罪並需賠償和罰款。弗林特不服,向巡迴法庭提出上訴,最後官司一直打到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後者推翻了從前的裁決,讓弗林特在勝利中走出法庭。弗林特的故事也成為美國很有名的一個案例:人民下流的權利都獲得保護,那麼高格調和嚴肅內容的權利受到保護的保障就更大了。這也恰好是弗林特和他的代理律師所強調的:他們並非為下流感到驕傲,而是驕傲於猥瑣權也獲得了保護。

胡平:段友雲集,中共心虛

胡平說,事實上,內涵段子被整肅不僅僅因為內容低俗,而是與其組織化有關係。他擁有數量龐大的段友。這些人沒有人組織卻又被組織起來,具有集體行動的能力。他們人數眾多,也有很多線下活動,甚至也組織集體抗議。段友們有經常性的聯繫,形成了組織的實質。這和當年的法輪功有異曲同工之處,後者也是有組織的功能和能力,因而成為當局的忌諱之最。值得一提的是,現代社會中,人們除了需要衣食住行之外,還有結社的需要;他們需要確立歸屬感。而在嚴厲禁止結社的中國,人們會以想像不到的方式來找到結社的可能性,而且迅速演變為結社行為。內涵段子就是典型。原來的設計者也沒有想到會演變成後來的格局。

章立凡:低俗是名,利益是實

歷史學者、獨立時評人章立凡說,內涵段子我也偶爾瀏覽,認為它是社會的一部分,代表年輕人的喜好。我可以通過它的相關內容知道哪些人在想什麼。我認為,上面比較低俗的要算一些笑話了,不過看慣了就會見怪不怪。此外,內涵段子有很多線下段友的活動,比方說段友聚會,指揮無人機進行航拍,組成車友隊;還有做公益的,比方說給聾啞人製作玩具、送桌椅什麼的。他們還自己製作歌曲在平台傳播。總之,就是不能用低俗二字一言以蔽之。而內涵段子有很多積極向上的正面內容,利於身心健康。內涵段子被封除了低俗罪名之外,還有經濟利益的原因。“今日頭條”剛創辦時,當時網信辦主任盧偉就對它伸手,後來他以很低的價格獲得10%的股份,此後就相安無事了。盧偉出事之後,主管部門換了人馬,產生了新的利益結構問題。估計這方面還沒有談妥。

章立凡: 弗林特“色”定乾坤,美國憲法護要害

章立凡說,那麼,什麼是高尚和低俗?記得西方哲人斯賓諾莎說過,人一半是野獸一半是天使。到底是野獸還是天使,是低俗還是高尚,這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事情,完全是隨人心而定的,不是由官方下個定義就可以決定的。關於弗林特這個人,多年前的一本書我就買過。《我作為社會棄兒的一生》的作者就是這位拉里·弗林特。能買這本書可見我也“低俗”。但是,我難以想像,我們的官員們有多麼高尚。他們每天嘴上談偉大夢想,自己的個人生活是咋樣的?很多人感興趣。低俗傳播正好滿足國人的好奇心。低俗一下可以娛樂嘛。我注意到,《好色客》(HUSTLER) 這本雜誌跟《花花公子》不一樣,其閱讀對像不是有所修飾的中產階級,而是專接地氣的草根階層,其傳播有自己的明確目標和特色。從這裡說開去,有網友認為,郭文貴先生的傳播也有這樣的特點,就是走低俗路線。我認識到網友言之有理,因為郭先生走的就是下三路,這樣的方式在傳播上確實有效。不過,不同的是,到底目的是面向生活還是面向政治?回到內涵段子,那裡的段友們所傳播的內容多數跟政治沒有啥關係,而只是生活的玩笑化和低俗化,反映的是青年人的生活。此外,《我作為社會棄兒的一生》這本書也是法律專業的必讀書。弗林特之所以能夠打贏那場官司,就是依據美國憲法的第一修正案所給予的言論自由。言論自由的原則讓他贏了官司。而中國這點正好相反,無論高雅的、還是低俗的言論自由,人們都沒有。這點我們無法跟貴國平起平坐。

章立凡:內涵段子弄巧成拙,中共妙手樹敵無數

章立凡說,內涵段子已經有了社會組織的雛形,這才是大忌。而它開始設計時的定位是“今日頭條”用戶的導流入口,使用搶眼標題來引導網友觀看。此外,內涵段子和今日頭條的排序都以點擊量來定,而不是以政治重要性和黨的領導作為排序的先後;它表達和引導的反映網友最感興趣的內容。此外就是所謂社會組織問題。過去我談到過,90後一代跟著互聯網成長,是新新人類,與長輩們發生衝突是必然的。無論是太陽花運動,還是雨傘運動,都是港台年輕互聯網一代與前輩衝突的表現。很多其他國家的黑天鵝公眾事件,反映出來的也是同樣的現實。這個現實就是,誰在互聯網上有號召力,誰就可能改變投票結果,誰就可能當選。貴國的川普總統就很會玩兒這個。而管理者仍然用老式思維來管理,要管住。我過去舉過一個例子。埃及總統穆巴拉克倒台之前,埃及政府也曾經實施斷網。結果就是大批不問世事的魔獸玩兒家都上街散步了。所以,現在的內涵段子事件也是弄巧成拙。現在中國的管理部門犯的是同樣的錯誤。失去青年就會失去未來,政黨尤其如此。但是他們不明白這個道理,若干年來一直大量製造敵人。這點上,中共的管理部門做得非常成功;他們成功地用自己的權力為這個政權製造大量的敵人,甚至是掘墓人。

(VOA)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