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8年4月9日 星期一

美中貿易戰攤牌對台灣是利是弊?


鄭裕文

美中貿易紛爭你來我往,讓人看的眼花繚亂,在雙方各自公佈制裁清單後,許多國家開始評估備戰,台灣也不例外。台灣經濟部評估電子、信息產業可能受到衝擊,部分在中國設廠的中小企業也可能受影響。而在美中貿易戰火延燒的同時,美國批准向台灣出售關鍵潛艇技術,中國持續對台的威脅恫嚇,美中兩國是否都在藉台灣向對手施壓?台灣該如何因應美中對決所帶來的經濟和政治挑戰?

川普政府在打台灣牌嗎?美中貿易戰會打起來嗎?

美國羅耀拉大學商學院副教授丁弘彬認為,這要從兩個方面討論:美中台的三角關係;美國和中國之間的貿易紛爭。很多方面是互相糾葛的,但也有自己獨特的脈絡。美中台的三角關係,川普上台後,似乎更願意走對台灣友好的路線,比如對白宮官員的任命,對台軍售等方面。這和另外一條線——美中貿易——有關係,但是關係沒那麼深刻。20分鐘前川普發的推文看得出,美國祇要解決與中國貿易的關稅問題。他提到美中貿易逆差和關稅壁壘有關係。從以上兩個角度看起來,是不是美國通過打台灣牌來向中共施壓,有這種可能,但更可能是時機的巧合,並不是刻意為之。

也有觀察人士認為,中國在美國多面夾擊的情況下,也可能打台灣牌來反制美國。台灣應該如何應對?

台灣海峽兩岸關係問題專家吳漢教授說,對中共來說,它沒有條件去打台灣牌,因為台灣是它的底線。台灣是美國的牌。現在要看美國是單純要打貿易戰,還是說貿易只是美國壓制中國的一個方面?川普作為美國的總統,代表美國的人民和戰略專家們,做出這樣的政策,表示美國對中國過去的政策和做法存在質疑,對華政策要進行調整。在中國崛起的過程中,美中貿易逆差不斷擴大,給美國造成一個被剝奪和遭受損失的狀況。因此基於國家安全的理由,美國對華提出鋼鐵等關稅的提高,以及301條款的規定。有披露說習近平會在博鰲論壇上提出更加開放的政策。美中正在各自拉開聲勢,好像在牌桌上叫牌,但是具體開牌的結果,要看未來60天。

我們來看在經貿方面的影響。台灣央行總裁彭淮南曾經警告,美中貿易戰就像兩隻大像打架,台灣要小心不要被踩到,還有專家評估台灣受傷可能比中國還要嚴重,您同意這些分析嗎?從美國的製裁清單來看,可能衝擊台灣的哪些產業?

吳漢教授說,台灣在過去的產業狀況是,台灣從美國接單,然後把東西送到中國組裝加工,然後銷售回美國,扮演代工的角色。美國對大陸提高關稅的話,台灣應該會受到相當的衝擊。但是在美國和大陸斟酌清單的過程中,可以看出他們都出於兩個考量:本國是否有製造能力;產品是否有替代。從已經公佈的清單可以看出,對台灣來說,壓力沒有想像的那麼大。

台灣有報導稱美中貿易戰反而對台灣有利。他們以80年代美日半導體上貿易戰為例,指當時一個意外的結果,就是使得台灣跟南韓發展電子業,成為全球半導體第三大和第四大供應者。丁教授同意這些相對樂觀的說法與分析嗎?

丁教授認為,台灣在美中貿易互相報復的過程中,的確有樂觀的空間。上個月美國公佈了鋼材、鋁材的貿易提高關稅的決定後,台灣的中鋼就說這對他們沒什麼影響,甚至是好消息。他們在市場上的定位是高品質、高價值。關稅清單打擊到的是低品質的鋼材。在鋼鐵的部分,美國的鋼鐵業,有很多產品線很老舊了。所以美國需要高品質的鋼材進口。同樣的邏輯也可以放在台灣的相關產業上。如果台商在中國投資設廠,一樣在中國接單,在美國生產,銷售回中國,那同樣也受到影響。但是這幾年許多台商已經陸續把廠家轉移到其他國家了。對於這樣的台商來說,影響沒有太大。

未來台商如何應對目前的狀況?

丁弘彬:在中美都有投資的台商如何面對這樣的問題,我想這個要一件一件來看。因為每一家公司受到的影響都不太一樣,很難說一般來講怎麼處理這樣的問題。基本的處理方式是當雙方進入以關稅作為製衡對方的手段的時候,台商應該考慮的是如何在成本方面降低,想辦法去改善生產基地,這是基本的做法。但是實際要怎麼做,還是要看每家公司的產品和受到的影響來做。佈局的這個部分,和二三十年前美日的貿易戰來比較,今天的國際環境和國際化的難度比當初要低的多。當時互聯網不是那麼流行,現在互聯網很方便。當初台灣的國際化程度也沒有今天這麼高。所以對台商來講,雖然國際化是聽起來很久的口號,但是我們永遠可以做的更多更好。以台灣國土差不多大小的荷蘭為例,荷蘭的國際化程度非常高。荷蘭的跨國公司到世界各地佈局,把人才派到世界各地的做法相當值得台灣學習。即使在西方國家中荷蘭相對來講是一個小國家,但是荷蘭在國際上的國際化程度也是西方很多國家學習的對象。台商在過去二十年來的確有陸陸續續出走的狀況,但是我們也知道大部分的投資是發生在中國大陸。當我們把大部分的對外投資都集中在美國和中國大陸這兩個國家的時候,其實很難說台灣的企業已經做好了國際化的工作。現在新的世界貿易局勢,事實上對台商和政府來講是一個非常好的時機,就是把國際化做的更好,然後把國際化的準備做的更完備。在這裡面政府當然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台商更責無旁貸的必須要把國際化全球佈局當成重要的事情來進行。這些事情是要花點時間的,對短期的美中貿易衝突來講,是不是能夠得到立即的效果,要看原來的國際化佈局如何。

有人評論中美貿易戰開打之時就是大陸攻台之日,吳教授,您的看法?

吳漢:在過去中美之間經貿上的衝突基本就存在於經貿的領域,美國不會輕易去動台灣牌,在這樣的一個默契下,一個中國政策和和平解決的政策。現在來看美國基本上是想翻掉這樣一個平衡的局面,開始打台灣牌。既然這樣,這種不安寧的過程​​就會持續下去,不管現在是貿易戰也好或是其他。因為台灣是中共的核心利益,最終中共要看到台灣問題有一個妥當的解決才會安心,要不然這始終是美國要使用的一個籌碼。未來在貿易戰裡面,也許貿易戰會很快的落幕,但是台灣問題會持續的發展下去。

台灣現在是左右夾攻,是不是要考慮左右逢源?

丁弘彬:左右逢源事實上對現在的民進黨政府有點困難。因為傳統上民進黨和美國這邊的互動和了解比較多一點,和中國政府的互動和了解上比以前的國民黨要相對差一點。如果說在這兩強之間要有合作對象的話,民進黨政府會比較自然的合作對象就會是美國這邊。但是這樣的情況有沒有可能改變呢,我認為也是有可能的。如果說當習近平開始對台灣釋出善意,開始和台灣會談,從蔡英文總統當選之後停止這些互動的話,台灣好像也有可能在跟中國大陸這邊有更好的互動,但是目前為止似乎看不到這樣的跡象。台灣在中國和美國的貿易衝突裡面,貿易其實是比較次要的問題,而台灣的角色還是美中台三角關係的一部分。因為台灣在美中關係的地位,台灣在中美兩強的對決中浮現是很自然的事情,所以我們應該還是要把這兩件事情分開來看,貿易是貿易的事情,美中台三角關係還是三角關係。

(VOA)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