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8年4月11日 星期三

習近平博鰲講話,能否為美中貿易戰滅火?


鄭裕文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星期二在博鰲論壇開幕式上發表講話,習近平說,“中國不以追求貿易順差為目標,真誠希望擴大進口,將降低包括汽車在內部分產品的進口關稅”。在川普總統發推說,與習近平永遠是朋友之後,習近平是否也在藉博鰲演說向川普遞出橄欖枝?還是老調重彈,繼續拖延戰術?習近平對中國市場擴大開放的承諾,能夠得到多少落實?是否可能像當年的入世承諾,僅僅成為文字遊戲?美國該如何觀察和回應習近平的最新發言?

參加節目的嘉賓是:經濟學者夏業良教授;中國智庫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吳非教授。

夏業良:中共打算加大開放,態度拖拉只喝罰酒

經濟學者夏業良說, 中國終於表示將擴大經貿開放,人們的第一反應是習近平是在美國壓力下才做出讓步和妥協的。中共官方媒體肯定不承認。的確,中國有這個打算的系列信號是在今年年初甚至去年就發出了。劉鶴在達沃斯論壇上說過,中國將進一步開放經貿,而且會讓人們感到吃驚。我也評論過,進一步開放的承諾未必全部兌現,而只能部分兌現。現在看果然如此。去年的習近平、川普海湖莊園莊會談也顯示,中國會在壓力下慢慢兌現曾經的承諾。總之,中共的確已經思考了一段時間,只不過態度被動,能拖就拖。中國已經經過幾次壓力,包括川普去年11月訪問中國時,還有今年上半年的其他措施,但是都無濟於事。直到美國拿出1500億美元產品關稅壓力的大棒之後,中國才宣布打算兌現承諾。中共總是喜歡敬酒不吃吃罰酒,明明可以主動加深開放,卻一定要在美國連續打壓之後才點頭,這反而讓自己很沒有面子。而且,最後還要一口咬定是主動而非被動。

夏業良:兌現承諾,開放金融保險和服務

夏業良說,本次習近平在博鰲論壇上提到的開放領域都是2001年就做出的承諾,包括金融業、服務業、保險業、證券、外資銀行中國開展全面業務,等等。這都是一直以來沒兌現的,現在看來要兌現了。此外,還包括汽車關稅從過去的250%下降到平均50%,以及普通日用品平均關稅下降,這些也都沒兌現。要指出的是,中國加入世貿阻止之後,享受到大量好處和福利,但是自己做出的承諾卻遲遲不付諸實施。這讓其他國家感到很不公平。美國因此一再強調自由貿易要建立在公平的基礎之上;經濟全球化首先是公平。那麼,中國過去很多年都在享受好處,如李克強總理所承認的兩大紅利就是世界貿易組織和人口。中國過去20年發展主要就是靠這兩大紅利。既然獲得如此大的紅利,就應該回饋所有世貿成員國,以相同的低關稅甚至零關稅來歡迎各國商品進入中國競爭。而且還應該保護保護知識產權、讓各方規則透明化、國際化。這些都已經談論了20多年,但是仍然沒有接軌。更有甚者,在經濟開放和全球化的環境下,中共對意識形態的掌控卻日益趨緊,包括打壓異議人士和律師、搞宗教迫害等,這顯然都不是改革開放的氛圍。總之,要想建立真正良好的市場環境,就必須強化法制,建立與之相配的製度環境,使思想和社會更加開放和自由。

夏業良: “列強”一干預百姓就得利,為什麼?

夏業良說,中國加入世貿和現在擴大市場開放當然不是為了美國。中國當年加入世貿時,向全世界做出承諾;改革開放、兌現承諾,降低關稅甚至零帶來好處不光是別國人民更是中國人民。從中國90年代中期開始爭取美國的貿易永久最惠國待遇時,中共就做出了很多讓步,包括改善勞工待遇、僱員享受雙休日和加班工資,這些都是西方提出的。為什麼總是在西方“列強”的干涉和壓力下,中國百姓的待遇才能改善呢?中國政府不能主動改善自己的國民福利嗎?政府不能進行思考嗎?中國百姓應該感謝西方“列強”還是憎恨他們?為什麼西方“列強”總是能夠幫助中國進步?過去100年來,美國幫了中國還是害了中國?從前蘇聯到俄羅斯到底幫了中國還是害了中國?這些經驗和教訓還不足以說明問題嗎?

吳非:美中經貿合作,未來超越利益集團

中國智庫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吳非說,本次美中貿易戰首先是媒體戰。而當我們討論這個問題時,必須回顧美國近10多年來的整體外交和內政狀況。小布什200 0年上台時,中美關係面臨兩個問題:反恐和中國經濟發展。2008年奧巴馬提出“改變”的口號。而我的觀察是,美國的經濟改變其實主要靠高新科技拉動。高新科技板塊對美國經濟的貢獻很大,但是儘管它對GDP貢獻很高,但是美國的中產階級卻並不受益。川普感受到這個問題,認識到必須照顧中部的鐵鏽區,有必要復興從農業到汽車製造和石油的傳統行業,促使整體就業的提升和中產的回歸。就是中美需要在高就業領域進行整體交流。這也是中美未來合作的重點。中美在經濟發展過程中,都產生了大量的利益團體,在美國的包括矽谷和華爾街。總之,美中未來的經貿關係,將圍繞更加寬泛的領域進行合作,而不僅僅是圍繞利益集團展開。

吳非:排擠美國就業惹眾怒,川普要扭轉

吳非說,對於網友的很多質疑,我認為大家對中美關係是霧裡看花。中國2000年對美國開放大門,確定中國製造業的全面開放和配合美國的政策。貿易戰的源頭是,中國中下游製造業的興旺,使得很多美國同水平的就業鏈出現大量失業。不可否認,美國的西部地區對中國2025製造業有好處。而中過擅長的是金融業和政府服務管理。而這些方面中國沒有大量引進,也沒有很多的合作。中美合作更多是中國與加州合作,比方蘋果和波音等。中國與美東地區的合作則是寥寥無幾。

要指出的是,川普提出的1500億美元的關稅懲罰措施並沒有實施,而只是在提醒中國:美中貿易逆差中美國吃了大虧。而川普現在的支持度決定於就業機會,表現在金融業,還有製造業比方說汽車產業,這些方面都是美國的需求。中國經過提醒之後開始注意到這個問題。在金融領域,中國過去不大願意與美國合作,因為資金要求量大,而且運作手段也完全不同,合作可能性比較低。但是現在,中國開始傾向於在這方面也與美國合作,因為這也是川普的支持所在。從前,中國與美國合作不需要太多遊說,因為合作的製造領域與美國廠商的需求不謀而合。

(VOA)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