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8年4月9日 星期一

“精確打擊”賴清德 北京反獨出新招?


鄭裕文

先請教吳漢教授,徐斯儉說這項民調顯示,台灣年輕世代並非不負責任的挑釁,他們對維持民主價值及台灣的自我防衛都有強烈的決心。您怎麼解讀這個調查結果?

吳漢:我覺得這個民調是可以被信賴的。它所呈現的就是台灣現在的狀況。年輕人就是這樣的,所謂天然獨。當然希望維持現狀,最好兩岸和平交流。但是如果說萬一兩岸出現戰爭,說台灣年輕人有七成願意為台參戰,我覺得這一點我覺得台灣年輕人有點不太負責任。這樣給決策者來做參考的話,將來真的走向戰爭的話,年輕人真的願意上戰場麼?這是值得我們思考的。如果在戰爭情況下做民調的話,我相信結果不會是這樣。只是因為台灣年輕人一直沒有戰爭的概念,基本上因為遠離戰爭很久了。而且在馬政府的年代,兩岸基本上沒有發生戰爭的可能性。所以今天要調查,如果要武統,大家就來拼一下。應該加問幾個子題,比方說願意服兵役麼?願意接受軍事訓練嗎?如果這兩題都願意,表示年輕人真的願意負責為保家衛國而戰。如果這兩個問題都是否定的,那我覺得前面的回答都應該從新思考。所以我認為徐教授應該把他的問卷再好好精緻化,這樣才能為社會大眾和決策者一個更好的參考。

中國政府是否一再低估或忽視台灣民眾“反統一”的主流民意?為什麼?

丁弘彬:民調結果我有兩個觀察。一是不知道是不是反統一,是反統一的民調,確實是不支持統一,但是它也可以說是對獨立不太有信心的民調,跟以前其他類似的民調比起來,對獨立的支持也不是想像的那麼高,對受訪樣本,對獨立不想要,對統一不想要,那麼只好維持現在。另外在是否為台灣作戰,確實可以做的再精緻一些。問卷裡63%,70%這樣高的的數字也表示在台灣年輕世代裡面,不管是道德還是認同上都應該做的事情。我也同意,如果這個民調在戰爭時候做的,結果會非常不一樣。因為戰爭當然非常殘酷,但是我們如果不過分解讀這個民調的數字的話,63%,70%為台灣而戰的數字,它代表的是台灣的年輕人,這是對的事情,應該做的事情。他們能不能做是另一件事,但是在價值觀上他們認為是對的一件事。

台獨勢力分眾合連,為什麼不合在一起。

吳漢:我覺得每個有政治主張的人都會喜歡有一個自己的平台,是不是能和別人配合,不一定。有的人就可以,有的人就不習慣。比方說蔡丁貴教授就有自己的主張。他也不見得跟其他獨派完全一致的。我們看台獨勢力地下化的時代,也有各種組織。當時大家為了統一的目標就是推翻國民黨,所以大家可以組織起來形成一個黨外勢力,最後被民進黨吸納。民進黨吸納的時候完全是反國民黨的勢力。這裡面有人注重的是台灣民主,有的人是講台灣獨立,所以民進黨成立到現在,我們可以看到,主張台灣民主的人都已經離開民進黨了。所以民進黨就成了一個基本上主張台灣獨立的政黨了。可是民進黨因為要執政又沒有那麼獨,所以李登輝從國民黨出來馬上抓住了這個,變成了一個獨的極右。所以台灣的政治光譜來講,民進黨偏獨,但是沒那麼獨,這些台獨組織馬上有了發展空間。只是政治發展到現在,藍綠的基本盤逐漸的勢微,以前談藍綠基本盤都在四成以上,大家都可以分到票。現在都不到四成。大家都有自己的訴求。所以我們看到台灣的光譜。民進黨要獲得穩定的多數,它還是要向中間傾斜。我們看到蔡英文的困境。一方面要拉攏獨派,一方面要向中間,讓她的政策左右為難,很難找出一個適當的政策出來。

相對這個困境,柯文哲和賴清德為例,是不是凸顯兩岸政治環境的詭異。

丁弘彬:是很詭異。不管是柯文哲柯市長,還是賴清德賴院長,在台灣和中國受到的待遇和互動還是有差別的。柯市長在中國,和地方的互動在台北市世界大學生運動會的一些決定,都會讓中國覺得這個台北市市長好像還是可以溝通的。但是這個賴院長可能就比柯市長要往前走了好幾步。賴院長不但說他是台獨工作者,他還說中國的國策就是要併吞台灣,併吞台灣這就是說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了。中國最近對賴院長這些高分貝的批判,並不是“台獨工作者”的部分,而是“併吞台灣”這個部分引起來的。行動上兩個人是有不同,但是言論上一個講“親中愛台”,一個講“兩岸一家親”,賴院長又比柯市長往更獨的方向走的更遠一點,所以中共自然把批判焦點放在賴院長身上。

對網友提問的看法:

吳漢:如果這位網友是大陸民眾,那他的觀察也蠻深刻的。看起來習近平反腐,黨內一片寒蟬。所以大家不做不錯,少說少錯。這樣統戰部門想發揮具體的功能就不容易了。因為統治是具有創意的工作。如何和對手交朋友,廣結善緣。把支持的力量擴大,把反對力量縮小,這就是統戰基本的內涵。但反過來要統戰工作來取悅於老闆,這樣統戰工作不會有效果。但是統戰工作在過去也沒有效果。如果有效果,也不會從97年到現在,港獨的聲音這麼大。如果統戰效果有的話,現在台灣獨派的聲音這麼大。所謂獨派基本上是抗中。中共的統戰還是有局限性的。

影響到台灣言論自由的最大威脅來自中國就盡在眼前,您同意麼?

丁弘彬:這部分我非常同意。在過去30年裡面,因為民主化的結果,而享有更多的言論自由。但是對言論自由所付出的社會代價,這方面台灣人並沒有很了解。當然也能是我們民主化的進程太順利太成功,這些讓大家覺得得到的理所當然。昨天鄭南榕自焚事件的周年紀念,正好提醒我們言論自由這件事情是要有代價的。我們希望以後不要用這麼慘痛的代價來換取言論自由,但是社會大眾也應該了解言論自由要發生是有條件的。

吳漢:我覺得台灣發展這麼多年,尤其是解除戒嚴之後,可以說整個社會澎湃起來,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可以說已經到了非常高度的狀況。可是言論自由在網絡社會的來臨,我們發現網絡變成了一個可以操控的狀況。所以對言論應該有一個新的認知。很多惡意攻擊和不實的言論,會在網絡上散佈,造成一種氛圍,這是不好的,但是這個現像在世界各地都是這樣的。如何保障正確的言論自由,讓負面的東西去除掉,這是未來大家要共同努力的現象。當然在我們的對岸,中國大陸現在是顯然是沒有言論自由,連網路上都全面是監控的,對大陸民眾要獲得這樣的自由,我想要靠自身的努力。

(VOA)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