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8年5月15日 星期二

马哈迪对中国资本的纠结心(《新闻时时报》2018月5月15日)


 

在马哈迪当选大馬新總理到正式上班之间这几天,除了前总理纳吉布及其妻子以及总检察长阿班迪等人被限制出境、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以最高规格独立调查一马弊案外,很多人把目光聚焦在新政府对中国投资的态度上,虽然这个问题是否就是马哈迪心目中的首要任务和目标似乎是个疑问。

BBC中文网的報導称,马哈迪在选前确实曾表达过一些质疑中国投资的意见。其中在本年1月,马哈迪曾撰文质疑南部柔佛州与新加坡比邻的伊斯干达(Iskandar),由中国广东碧桂园集团投资的“森林城市”项目,将让70万中国公民进入大马,并最终成为大马公民。

有关言论引来柔佛州苏丹伊布拉欣(Sultan Ibrahim Ismail)的强烈批评。而早在一年多前,碧桂园驻马代表已趁时任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黄惠康高调巡视之际,否认过有关指责。

另一项成为焦点的中国投资项目是东海岸衔接铁道(ECRL)。这项价值130亿美元的铁路建设由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贷款,中国交通建设公司(中交建)承建,前者为直属中国国务院的政策性银行,后者为中国中央级国有企业。

曾任纳吉布政治秘书的胡逸山博士稍早前为BBC中文撰文时指出:“马哈迪之前对一些中国在马投资事宜约略有点微言,但他上台后立即改变口风,谓有必要才会检讨中国的投资,而且也没反对‘一带一路’倡议。”

不过,本籍柔佛州麻坡市的独立文化研究人士,前《当今大马》中文编辑苏颖欣博士说:“我不觉得他(马哈迪)是有转弯。”

“他原本并不是非常‘反中资’,只是对于前首相(总理)大量引进中资是蛮反对的。因为那过程涉及到很多不明朗、不清楚的程序。”

槟州研究所研究员黄进发博士说:“马哈迪的立场不是亲中、亲美,而是亲马来西亚,所以只要中国投资对马来西亚有利的话,马哈迪绝对不会拿石头砸自己的脚。因为中国的崛起是不争的事实。”

黄进发博士对BBC中文记者说:“马哈迪是一个民族主义者,这立场他非常清醒,所以他过去对西方的很多看法都非常尖锐,很多时候都倾向于跟中国合作。”

这种说法可以追溯回马哈迪在“巫统”所提倡的“亚洲价值观”。马哈迪与已故的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普遍被认为是信奉“亚洲价值观”的代表人物。

2015年,李光耀去世后不久,已由马来西亚财团持有的香港《明报》曾专访马哈迪。他当时专门针对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评论说:“马来西亚历史上曾被英国和葡萄牙攻占过,这是他们西方的方式。”

“中国人2000年前就来了,我们国内也住着很多华人,从来没有说过要攻占我们,我想这就是亚洲的方式、亚洲价值观。”

马哈迪向《明报》说这番话之际,还没有决定跟纳吉布翻脸,脱离巫统及其执政联盟国民阵线(Barisan Nasional)。

不过这次大选前,马哈迪变脸。他与希盟领导在选前多次承诺将重新审视中国投资,马哈迪5月12日则说明,除了跟“一带一路”倡议有关的中国项目外,像新隆高铁等牵涉外国的项目与合同也是重审对象。

黄进发博士对BBC中文记者说,“马来西亚肯定需要外国尤其是中国的投资,”中国企业不应该把眼前政局视为危机,而应该顺应形势变化,予以调整。因为马来西亚也看到别的国家在“一带一路”倡议之下,接纳了一些没有直接好处的项目,导致国家债台高筑,“这个担心不止于马来人,华人也会有”。

“马来西亚跟中国一样,都是理性跟务实的……我相信中国大部分在马来西亚的投资,在基本面上还是对两国都有利的。所以如果有调整的话,我相信也不会影响很大。但是中国应该有清楚的认识:在变天之后的马来西亚,所有项目要能够长久维持下去,必须对马来西亚人民有利,而不是对个别政党或个别政治人物,或者他们的家族、朋党有利。”

但身为“80后”的苏颖欣博士指出,“质疑中国投资”是一件存在世代差距与族群差距的事情。但也牵涉到各方不了解投资内容,无法将中国的投资视为单纯的投资。

“像我这个年龄层的年轻人,或者是跟公民社会比较亲近的朋友,都会对中资采取比较怀疑的态度,尤其是在做公民运动的朋友,他们都在追港台的社会运动发展,了解到“一带一路”构想,也了解到中国打压人权的事情。”

在族群方面,苏博士忆述国阵执政年代巫族种族主义者长期的论述——华人是“头家”(闽南语、台语“老板”之意),剥削巫人、掠夺资源,“现在中资进来也在重复这样的论述,因为这就是一个Chinese capital(中国人的资本)”。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