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8年5月24日 星期四

40年的管控,中國計劃生育真能壽終正寢?


鄭裕文

美國彭博新聞最近報導,北京有意在今年底或明年內取消計劃生育政策,允許人們自由決定生多少孩子。分析認為,這是北京在面臨人口老化,勞動力短缺等多重壓力下做出的重大政策改變。但是近40年來在中國各地因為計生政策上演的強制墮胎、強制結紮、高額罰款、暴力威脅、非法拘禁等種種悲劇,能隨著政策的終結而落幕嗎?中國公民能夠真正掌控對自己家庭規劃的權力嗎?在沒有建構出更完善的社會安全網前,中共現在放開生育限制,能夠達到刺激生育的目標嗎?

參加節目的嘉賓是:“中國婦權”創辦人張菁女士;中國獨立學者、經濟問題專家羅立為。

羅立為:讓人民家破人亡,計生是統治工具

中國獨立學者,經濟問題專家羅立為說,我認為,中共全面取消計生應該說是非常難的事情,畢竟40年的慣性要急剎車不容易。關鍵是從上倒下的政府和乾部已經形成了強勢思維,難於說改就改。必須要說,過去的計生40年是反人類的40年。育齡女性像豬一樣被強行流產或者結紮。距離說,依然貧窮的80年代,超生的罰款從6000到10000元之間。我二舅的孫子就被罰了這麼多。我大學一位沈姓同班同學放假回家時,一下車就被當地計生官員強行拉走結紮,當時被我們當作笑話。95年中秋節,北京一名警衛軍人、神槍手田某某,妻子要生二胎,被團政委和團長舉報,臨產時被強行綁架進行人流,造成母子雙亡。田某某中秋時槍殺團長、參謀長、政治部主任等多人,後持槍駕車沖向天安門,在建國門外的附近外交公寓被數千軍警狙擊,這就是計生釀成的血腥北京中秋大慘案。總之,中國計生暴行造成的家破人亡到底有多少,政府敢統計公佈嗎?計生強行搜刮農民錢財有多少,敢公佈嗎?計生也成為專制的工具,政府捨得放手嗎?總之,他們已經習慣成自然了。

羅立為:計生摧毀穩定基石,拐賣人口由此紅火

羅立為說,中國計生政策給中國最大的危害,是把中國的社會穩定基石,就是農村、農業和農民的社會生態文明、社會生存空間和社會和諧、人際關係、官民關係的信任度徹底摧毀。當時剛剛溫飽的農民被計劃生育洗劫,他們不再安居樂業,三農由此一蹶不振。農村成為文化沙漠,農民及其子弟的自信、理想和尊嚴、人格都被野蠻計生毀得片瓦不存。中國社會對生命的漠視、對私人財產的蔑視由此進一步加劇;同時,官商無忌、貪腐成風。計生罰款的賬目標準由當官的說了算;拐賣兒童、婦女從此成為中國社會最熱門的生意。

羅立為:地區城鄉差別大,人口恐將擴鴻溝

社會老齡化現象全世界都有,中國現在取消計劃生育是否能夠挽救這個現象,羅立為說,我認為,中國現在取消計劃生育政策其實已經為時已晚。一來,我們已經沒有足夠的、能夠生育的女性;二來,40年的強制計生造成人們對生育和養育的高成本以及對人流的恐懼心理。而中國人口的地區之間和城鄉之間收入差距也越來越大,如西方媒體的統計所說,北京、上海人均相當於瑞士,而鄉村地區則是危地馬拉,中間橫著四萬多美元的鴻溝。如果城市面臨人口稠密的壓力,而沒有這種壓力的農村地區可能會加大生育,這勢必將導致城鄉之間的經濟差距進一步擴大。

張菁: “計劃生育”從來有,人民生育不自主

“中國婦權”創辦人張菁說,我贊同羅先生所做的分析。中共建政後,幾十年以來從來不把人民的生命財產放在眼裡,包括生育問題都可以隨時“收放自如”。其實,中共對生育的控制遠遠超過40年,只不過從80年代開始變得更加嚴厲,和更加強制化,以至於百姓沒有權利為自己說話。早在50年代的戰後,中國兵員缺乏,毛當時就強製女性多生育。孕婦如果要墮胎,需要經過單位領導批准和徵得丈夫的同意、醫生准許,而當事的女性本人卻沒有權利,這是當時的正式文件規定。而現在,中共如果將一改強制少生變為放開生育,可能是因為中國近兩年來開放二胎後出生率仍然在下降,這讓政府很是緊張。而且這段時間,甚至連一胎出生率都在下降。這其實是政府長期計生政策累計下來的後果。而作為政府,則是隨便改的政策,從一個極端到另一個極端,我都替他們感到不好意思。

張菁: 中共熱衷改政策,計劃多生很可能

張菁說,有可能。政府不當人民是人,需要你們節育就要節育,需要你們多生就要求你們多生。中國現在面臨很多問題,比方人口老齡化、性別不平衡等等都在顯現。所以,政府為了解決人口所導致的問題,很可能會採取強制性的多生措施。比方說我剛才提到的,中共50年代初就強製過人民多生育。只不過當時的現像沒有被大家太留意而已,加上之後的強制節育引發了更多的關注。至於中共所謂開放生育的想法,我認為將需要解決好些層面的問題。

張菁:育齡人口在萎縮,習近平強國強軍遇難題

彭博新聞說,中共之所以要開放生育,主要原因是“中國人口問題將成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35年前建設現代化國家願景的主要障礙”。這是否點明了中共取消計生政策的背後原因?張菁說,中國現在可能急於完全開放生育應該有幾個原因。首先是政府誤判形勢,以為2016年初放開二胎後,2016、2017年的生育率會逐漸高攀,但是卻事與願違,這幾年反而是不升反降。其次,中國20到29歲的生育高峰期婦女人數比應有數目少了600萬,原因是當年計生所導致的性別選擇。最後,養育孩子的成本節節高升,僅僅由教育所衍生出的種種開支就足以讓經濟能力有限的年輕父母不堪重負。而對於中共高層而言,無論對內發展經濟還是對外展示軍力,都需要人口的壯大。這很符合習近平的黨政思路。

(VOA)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