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8年5月3日 星期四

殉難50年,林昭為何仍戴著枷鎖?


許波

剛剛過去的4月29號是北大才女林昭遇難50週年忌日,近日來,人們以各種形式悼念這位死於毛澤東時代暴政的弱女子,她對自由和獨立思想的追求,對專制和獨裁體制的批判,以及她在獄中慘絕人寰的遭遇激勵越來越多的人思考和探索:為什麼共產主義政權容不下一絲不同政見,為什麼強大的國家機器要扼殺公民的獨立人格和對自由的嚮往?林昭已被平反昭雪多年,為什麼每逢忌日,當局都如臨大敵?為什麼她自由的靈魂至今仍戴著枷鎖?

參加節目的嘉賓是:縱覽中國主編陳奎德;人權活動人士胡佳。

陳奎德: 林昭濃縮獨立思想和對抗強權

網絡雜誌《縱覽中國》總編陳奎德博士說, 人們直到今天仍然記憶、更是紀念著林昭,應該有兩個原因。一,她被廣泛看作是黑暗時期中國獨立思想的典範,是自由思想承前啟後的典範。中共1949年奪取政權以後,中國思想界和知識界被嚴酷鎮壓,知識分子紛紛逃亡到歐美或者港台;人民的思想遭到嚴密管控。直到1957年,林昭在反右運動中出現了,她從此成為中國自由思想輝煌的代表,被視為中國聖女,並且此後一直激勵著各個時代。二,當下中共正在開倒車,試圖重回毛時代的暗無天日和無法無天。國人要藉林昭的名字作為不朽的招牌,來抗議當局的倒退和執迷不悟。

林昭的遭遇是當年中國知識分子最典型的、最慘烈的代表。她堅決而毫不妥協地維護思想獨立、思想自由和人格獨立。她具有凡人無法超越的含義,是中國人在毛時代的縮影,凝聚著精神折磨和肉體苦痛的集體潛意識,也是知識界災難的典型象徵,昭示著毛的暴政與人民為敵的本質。毛是所有共產國家中最具有反制主義的的暴君。毛用洗腦和改造靈魂來反制人民和反對派,無時無刻不在挑戰人類文明和思想。而林昭是最徹底、最英勇的反抗者,因此具有最久遠的價值和意義。

陳奎德:林昭思想超前,中共認定精神反常

陳奎德博士說,任何一個社會中,大凡思想超前的先知先覺者,都很容易被看作是反常者,是精神病人。這在共產黨國家尤其如此。蘇共的赫魯曉夫曾經說過,在蘇聯境內,不贊成共產主義的人都是精神病患者。就是說,在專制國家中,政治上的叛逆都是因為生理和心理的病態。這還是在蘇共統治相對開明的赫魯曉夫當政時期。林昭生前被關進監獄時,上海精神病院院長為了救她,謊稱林的精神有所反常。但是,這個理由中共政府不予接納,政府甚至認為這名院長包庇反革命分子林昭。導致院長最後在迫害中抑鬱而終。

但是,林昭遇難12年後,中共平反冤假錯案時,上海高級人民法院卻正是以精神病為由宣布林昭無罪。當然,根據各種資料提供的信息,林昭當然不是精神病患者,而是一位在思想上先知先覺的獨立思考者。她堅守原則、特立獨行,甚至為了真理而“死磕”。在任何社會中,堅持原則和認死理的人都容易限於孤獨。但是,他們卻是最具有大智慧和赤子之心的人。不難解釋,當時生活在中國的林昭身後為什麼會被官方以精神病的標籤來加以侮辱。而一個社會對異端和對立面採取的態度就代表這個社會的進步程度。越能容忍異端和先知先覺者,其包容性就越強,文明程度就越高。

陳奎德:林昭突破人的極限,中共50年後仍然膽寒

陳奎德博士說,入獄後,面對中共監獄的殘酷折磨和迫害,林昭從不妥協、從不認錯。她的肉體受到殘害,思想經歷面對激烈搏鬥,加上同室一位餘姓獄友的基督徒思想影響,她咬破手指寫下了深刻而感人的文章。她給老百姓寫信,給《人民日報》寫信,給中共中央寫信。她陳述自己對社會的看法、對中共專制極權的憤怒和對自由的嚮往。她對暴政的不妥協是個了不起的奇蹟,可以說她突破了人的生理和心理限制,屏蔽任何軟弱和犬儒的機會。她是一名難以想像的超凡的女子。這就是為什麼中共在五十年之後,仍然視林昭為眼中釘,甚至不敢疏忽她安息的墓地的原因。

胡佳:林昭“刀在口上”, 筆走刀鋒成真理標杆

中國社會活動人士、薩哈羅夫人權獎獲得者胡佳說,先要從林昭的名字談起。正如她自己所說,她是雙木之林,刀在口上。她人如其名,用短暫的一生,在刀口上練就莫大的勇氣和頑強。她作為57年右派是我的前輩,更具有幾十萬右派中最慘烈的經歷和結局。我常想,如果她當年相對不那麼激烈的衝撞,而是選擇用檢討走過場,或許完全可以在後來過上相對正常的生活,甚至有自己的家庭和後代。但是,她對自己的價值觀如此珍視,以至於不捨得用絲毫退縮去玷污,最終成為50多萬右派群體中最閃亮的符號,也成為中國思想精英之勇氣和追求真理的標杆。

林昭的結局只有在一個大搞個人崇拜、一個樹立核心和領袖的政權下才會成為可能。也只有這樣一個政權才會因為言論和思想對一個弱女子下毒手、下重手。這樣的政權把所有不同聲音都視為異端而帶上枷鎖,要用黨性壓倒和泯滅人性。我要說的是,從毛時代到習時代,中共政權的本質一直沒有改變,僅有程度上的差別。

胡佳:中共沒有人性,林昭精神貫穿古往今來

胡佳說,有人說,林昭的一生不過是個別現象,不具有普遍性。我不同意這個看法。在所謂的右派問題上,共產黨直到現在一直沒有平反,而僅僅說是“改正”;中共從來不承認反右是犯罪,而只說是“擴大化”。至於林昭的遭遇是突兀的,上海當局才是罪魁禍首的說法,我們看到還有夾邊溝的故事;還有五十多萬右派有多少沒有能夠活著回到故鄉?事實是,最優秀的精英不過是講了真話就被整肅。這樣的現象難道是偶然的嗎?是個別現象嗎?唯一的解釋就是共產黨是沒有人性的組織。

胡佳說,古往今來血書不少,林昭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勇者。很多右派前輩們都說,當年面對中共的迫害,在獄中做檢討是常事;只有林昭從來沒有這麼做過。林昭以自己弱小的軀體堅定而堅決地對抗撒旦,這樣的勇氣是我很難想像的。

(VOA)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