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8年5月12日 星期六

劉鶴又來了,中美貿易談不談得攏?


寧馨

繼美國高級別貿易代表團訪問北京無功而返之後,中方首席談判代表,習近平的首席經濟顧問劉鶴將於下星期訪美,希望為陷入僵局的美中貿易談判帶來轉機。上次的北京談判雙方不歡而散,主要分歧和癥結在哪裡?劉鶴匆匆回訪,能否讓談判起死回生?

參加討論的嘉賓是:北美“世界日報”副總編魏碧洲先生;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先生;政論作家,時局分析人士陳破空先生。

陳破空認為,中美貿易戰或貿易反擊戰,鑑於中美貿易結構的失衡,中方更需要談判。美方一度不願再談判,之所以談判再起,大概在於,朝核問題還沒有得到根本解決,川普需要給習近平留一些時間來配合解決朝核問題,如果中方能在朝核問題上發揮積極作用,不搞過去那種陽奉陰違,美方或許會在貿易上留出一些餘地。但川普要求實現公平貿易和平衡投資的決心不會改變。爭奪伸出和平橄欖枝的金正恩,習近平和川普正在上演搶人大戰。

陳破空說,劉鶴再次來美國,據說帶來大禮,就是對美國商品的採購清單,盡量滿足美方要求降低美中貿易逆差2000億美元的要求。但僅僅是採購,而不是結構性調整,無法解決美中貿易長期失衡的癥結。中方曾報導美方“漫天要價”、要求中方簽訂“新不平等條約”,都是危言聳聽。其實,美方的要求很簡單,就是一個問題、一句話:中方要不要遵守世界貿易規則?或者,中方要不要履行入世承諾?

夏明說,目前來看,中國在語調上確實出現緩和,希望能把貿易戰遏制住,避免升級。劉鶴之前來過一次,美方貿易代表也去了中國一次,兩次基本都是無功而返。而現在中美貿易已經進入了深層危機,危機之下也已經有了犧牲品,比如中興已經停擺了。現在中國政府派劉鶴訪美主要想實現兩個目標:第一,能否把美國對中興的製裁和接下來的關稅懲罰阻止住;第二是能否把美國的301調查和232調查這類針對貿易上的結構性問題的調查給堵住。所以中國是任重而道遠。

夏明說,中國認為可以憑藉國家力量來和美國搞政治和戰略上的對抗,覺得自己已不再是鴉片戰爭時的弱國了,不需要再受欺負。但這裡並不是哪個國家欺負哪個國家的問題,而是一個交通規則般的問題。大家都右行,大家都紅燈停,那麼大家都安全便利。但中國像是大家強加給它這些交通規則,所以它就是不遵守。所以一個更根本性的問題就是中國能否真正成為一個法治國家。有規則就要遵守,不僅僅是老百姓和企業要守規則,國家也要號召企業去遵守,而不是相反用國家的威力給企業撐腰,放任它們去傷害世界商業和市場法則。

魏碧洲說,他認為美國對於中國貿易問題上的處理應該是要雙軌進行,既要著眼貿易逆差問題,也要著眼更深層次的結構性失衡問題。劉鶴之行也不能說是空手而歸。雙方間一次來回就談出具體成果是不實際的。從議題的廣度和密度來看,一兩個月時間根本不夠。現在就是先通過雙方的初步接觸把意圖亮明。對美方來說,最重要的事情是先把貿易赤字降下來,這也是川普反复念叨之事。如果美國真要實現到2019年把對中貿易赤字減少2000億,那中方得開出一個購物清單,這當中就包括天然氣這些大宗商品。另一方面是知識產權的問題,直接涉及《中國製造2025》計劃。這一點可能會是雙方談不下來的東西。因為中國是國家資本主義,有黨在背後運作,控制和支配市場資源,而美國是資本主義,由市場來調控。所以美方一些諸如不許中國政府補貼科技企業的要求,中國會很難接受。劉鶴這次推遲訪問可能有兩個原因:一,他想過來的時候適逢美國國會聽證,而聽證會上一些批評中國的聲音可能會讓劉鶴坐不住。二,中國可能想先把清單開出來,看看美國人能不能接受。但現在看來時間可能有點來不及了,5月23號就是最後要做決定的時候。我覺得中方一開始就誤判了。對中貿易問題上,美國朝野兩黨都悲憤無比。他們都警覺到了中國2025計劃對國家安全的威脅。所以只解決美國的貿易赤字問題肯定沒法讓美國滿意。

魏碧洲補充說,中國在很多事情上的問題就出在“法”字上。如果中國不去理解美國的法,不遵守法,那隻有吃大虧。中興事件就是件“知法犯法”,現在還要賴皮。這背後沒有什麼政治陰謀,只不過是中興事件正好在中美貿易戰關口上。跟所謂的帝國主義侵略毫無關係。

(VOA)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