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8年5月18日 星期五

“共產黨是不會錯的”:中共缺乏的道歉文化


鄭裕文

美國服裝零售商GAP這個星期,因為一款T恤衫沒有將台灣、西藏列入中國地圖而發表中文道歉聲明。西方企業紛紛向中共低頭,中國媒體甚至以外企“排隊”向中國道歉,呼籲外企要做的更快更好。但是對外頻頻讓外企道歉的中共政權,對內卻從沒有就暴力革命、社會動盪、腐敗失職而道歉。中國時評人鄧聿文最近在國際媒體發文,呼籲中共敦促高官學會面向大眾道歉。強調權力至上,封殺批評聲音的中國共產黨真有可能學會向民眾道歉嗎?一個缺乏道歉自省能力的執政黨將給國家人民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台灣的官場道歉文化能提供什麼樣的借鏡?

參加節目的嘉賓是:中國時評人,國際問題學者鄧聿文;台灣師範大學中國研究中心主任范世平。

鄧聿文:主權壓市場,外企不得不低頭道歉

中國時評人,國際問題學者鄧聿文說,外企之所以道歉,主要因為涉及到中共所說的國家主權問題,關鍵又因為都與台灣有關。包括地圖,網站和公司的標識等都把台灣列為一個國家,這引發大陸愛國人士的不滿,導致民族主義情緒的醞釀。中央政府在主權問題上不能在民眾面前示弱,必須有行動。而外企也不想丟失中國大陸的市場。在市場的巨大誘惑和政府與消費者的壓力下,那些企業肯定選擇道歉,畢竟大陸市場的誘惑比台灣要大得多。這是企業的軟肋所在

鄧聿文:校長出醜道歉, 秒殺高官犯錯不認

鄧聿文說,我的文章是基於北大校長林建華事件而有感而發的。他把鴻鵠之志念成鴻浩之志而遭到詬病之後,連寫了兩封道歉信。我認為,第二封寫得很好,儘管也有傳言說這封是假的。不論真假,很多人對林建華的道歉不滿和信的內容不滿。我認為,內容如何姑且先不論,道歉本身很真誠,這點是肯定的。中關村三位白字校長,北大林建華的把字念錯,清華顧秉林的根本不認識,人大紀寶成的把意思顛倒,只有林建華道了歉。當然,另外兩位引發的反響遠不如林建華的大。而云南省長把滇字認錯也引發巨大嘲笑聲。我要說的是,中共高官出了醜一般是不道歉的,畢竟社交媒體時代,熱點新聞滾滾而來,只要能夠扛過幾天,再大的熱點也會很快被遺忘。只要頂住,官員們就能夠保住面子。除了高官之外,還有明星、公眾人物,甚至包括企業在內,都是這個心理和路數。有些公眾人物之所以道歉,也是因為有輿論持續關注,他們害怕流失自己的粉絲市場人被迫認錯。但是,中國的政治人物沒有這個問題,他們不害怕市場,因為當官不是基於百姓的選票,而是上級的指派和任命。

鄧聿文:明知中共不會學認錯,仍要指出問題之所在

中共有可能學會道歉嗎?有人說,學會道歉,中共就不是中共了?鄧聿文說,我寫這篇文章其實是要指出,要中共形成道歉問題,至少可見的近年之內絕對不可能,我是要引起外界關注,讓中共記住外界有人在看著,這對社會是件有意義的事情。它肯定不會這麼做,所以,從現實角度看,現在說要它學會道歉其實是沒有意義的,這也不是我的目的。我們這些評論人士的無奈在於,明明知道自己提出了問題,人家也不會感謝,但是,我們又不能不說出大家沒有認識到的問題。說了至少能夠引起社會的反思。至於這樣的文章是否會給自己帶來政治上的不便,我其實早已經被政府給掛了號,並不擔心是否因為寫這篇文章而再度受到關注。而且這樣的文章的出發點也是為了國家好。

范世平:要西方道歉,中共揚眉吐氣

台灣師範大學中國研究中心主任范世平說,清朝末年國家不振,自卑感油然而生。現在,中國發展了,心態從自卑調整了到自傲。而道歉意味著俯首稱臣。過去,是歷史上的中國向西方列強道歉,現在則是中國要求西方道歉,有一種征服強者的快感。這是整個中國的心理層面。此外,中國人民無法要求自己的政府出面為錯誤道歉,於是只好尋求找別國道歉之路,來補償自己的某種心理缺失。特別是台灣問題很敏感。和大陸比較起來,台灣很弱小,所以,大陸必然強勢欺凌,尤其在細節上錙銖必較,逼迫其他國家妥協。目前台海關係不好,中共政府更要藉此表達一種態度,就是我們的立場是強硬的,以釋放中國內部的不滿情緒。這也是一種對內宣傳的手法。

范世平: 中共官員非民選,道歉反倒壞仕途

范世平說,對於中共來說道歉意味著犯錯,當然不願意承認錯誤,就是死鴨子嘴硬。民主國家官員必須道歉,是因為不這麼做,下回民眾會用選票來製裁,所以才勢必道歉。呂秀蓮要選台北市長,說台北市今年世大運會得這麼多金牌,是因為大陸放水。這引發台灣民眾不滿,她被要求道歉。但是,她拒絕道歉。接下來我們會看到,她在選舉時,這件事情將是一個巨大所謂挑戰。她的話之所以不妥和引發民怨,是因為她抹殺了台灣運動員的努力。在台灣,一個政治人物要獲得人民的支持就必須有一顆謙卑的心,說了錯話做了錯事要勇於認錯和道歉。否則的話就會受到百姓的杯葛而得不償失。當某個政治人物發現苗頭不對時,或者民意改變時,一定會檢討自己是否說錯了話和做錯了事。這體現官員在人民面前的謙卑心理,而不是高傲的心態。在台灣,任何政治人物只要一高傲,就不可能有明天。因此,官員是人民的公僕,人民是官員的老闆。這樣的關係與中國是截然不同的。中國的官員高高在上,不需要向選票低頭和負責。既然這樣,他們幹嘛要道歉呢?他們甚至還可以刪貼刪網,剝奪人民的言論權利。所以,他們可以有恃無恐,根本不需要一顆謙卑的心。

范世平:廢任期提身段,習近平讓官場更傲慢

習近平上台後通過各種手段把權力集中在自己手裡,在這種強人專制統治下,中共有可能建立官員道歉的文化嗎?范世平說,習近平廢除了任期,更不可能道歉,因為他的身段更高了。這樣一來,中共官場肯定上行下效,官員傲慢會更上一層樓。我們看到,汶川地震事件,台灣也捐了很多款,但是這些款子卻不知所終,估計是被侵吞被佔用。如果未來大陸再出現天災人禍,台灣民眾恐怕不大願意捐錢、打水漂。這就是沒有製度監督和製衡的後果,一切的政策都會遭到質疑。大陸就是製度問題,沒有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和司法獨立,就是沒有監督。這樣,整個體制肯定只能是傲慢的、貪腐的。僅靠習近平用點射的方式打貪腐而不是用制度的方式來治理,我認為貪腐問題很難解決。中國的一言堂環境肯定是中國未來發展所要面對的天花板,而且,這塊天花板是無法突破的,發展受限將順理成章。

(VOA)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