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8年5月12日 星期六

承受“政治正確”之重,北大成了北大荒?


寧馨

中國頂尖學府北京大學,歷來被視為中國自由思想的搖籃,前北大校長蔡元培提倡的“精神自由,兼容並包”,更被視為“北大精神”的本質。今年五四是北大校慶一百二十週年,但這所名校卻因為一連串事件而陷於輿論風暴。北大元培學院副院長李沉簡掛冠求去,痛批中國的教育“系統性地培養精明乖巧的撒謊者,而不是真理的捍衛者”;北大女生岳昕要求校方公佈教授性侵記錄引起其他學生聲援,卻遭到當局打壓;北大校長林建華在校慶演講時念錯別字,並在道歉信中警告批評者“焦慮與質疑本身不能創造價值”,激起更大爭議;北大校友,鄧小平長子鄧樸方的好友樊立勤在北大張貼大字報,炮轟習近平搞個人崇拜,置國家前途於不顧。這一連串有關北大的新聞事件,凸顯了北大今天怎樣的尷尬處境?網友戲稱北大已成“北大荒”,也就是精神與人格的荒地,這個戲言背後有怎樣的悲涼?

參加討論的嘉賓是:北美“世界日報”副總編魏碧洲先生;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先生;政論作家,時局分析人士陳破空先生。

夏明說,樊立勤是個古稀之年的“老北大”,文革中受盡折磨雙腿致殘。由於他與鄧樸方在文革中的共同遭遇和互不出賣,倆人結下深厚友誼。他這次張貼的大字報,一是談毛澤東因搞個人崇拜並不遵守任期製而給國家和人民帶來的災難;二是談改革開放後所有中共領導人的共識:要廢除領導人終身製。而習近平則是把這些血的教訓全部推翻。因此樊立勤就質疑,習近平無才無德,憑什麼做新時代領導人?新在哪?他反而是把已被推倒的老舊東西重新利用。樊立勤是在向北大人和中國人發出警告: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所以他要站出來弘揚“北大精神”,捍衛自由和獨立。我覺得這是份很有價值的大字報。

夏明說,中國的政治經濟學很強調“關係”。樊立勤自己就很有關係背景,和“紅二代”緊密相關。所以他的言行不僅僅是個人言行,也反映出紅二代中一些人對目前習近平的不滿。和陳破空一樣,我也認為樊立勤有一定的歷史局限性,他的觀點還是帶有共產黨內部派系鬥爭的色彩。只是,一個派系繼承鄧小平的遺產,比較崇尚改革,而另一個是推崇毛澤東的遺產。現在兩個派系爭奪話語權、領導權和資源,因此這份大字報也有積極意義。但也要指出,作為海外學者,尤其是對中國將來的自由民主有所希冀的人,都還是要保持清醒的認識。不管是哪個派系上來,不管是哪個政黨上來,建立一個自由、民主、公正的社會踩是首要的。

關於為何這次外界對北大校長的口誤事件反應如此強烈,夏明說,因為林建華犯了兩次錯誤,而且第二次錯誤比第一次更嚴重。第一次錯誤是知識錯誤,而其實語言素養上的缺陷在我們這代大陸學者中很常見。但“燕雀安知鴻鵠之志”這個話我們小學就學了,作為中國最高學府的校長犯這麼基本的錯誤確實會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但第二個錯誤則是思想認知上的問題,顯現出林建華思想上的保守與反動。因為他在抹殺科學精神。科學的精神就是要敢於懷疑,就是要回應我們對社會的困惑。社會上有困惑才會有需求,有需求後就會開始懷疑當下社會上的做法和權威,這樣人類才會有知識和科學上的進步。而他作為校長連這點都忘了,所以這第二點錯誤更大。他“道歉”後反而受到更多批評也不足為怪了。

魏碧洲說,在當今中國,在任何地方貼大字報都屬反動言論。以樊立勤以過去的種種經歷和對共產黨的了解之深,他在古稀之年寫出這樣沉痛的大字報,就是對中共最強烈的控訴。大字報中提到習近平就是個普通人,憑什麼一夜之間成總書記,成為終身領導人?從而指出,習近平的領導地位無關能力本身和對主義的信仰,而是當下體制的扶持。樊立勤手寫大字報字字痛書,可見其心中的沉痛,這是對中共的起訴書。

魏碧洲說,岳昕和李沉簡所做的事其實放在美國並不算不尋常之事。因為很簡單,如果有記錄,那就公開當年的記錄說明事情。何況還是這麼大的事情。但顯然這在中國並不被允許。就如很多人所說,中國哪個行業都有“潛規則”,女性在各種權力結構下一直是弱勢群體,性侵事件比比皆是。北大無論如何都至少該把事情說明清楚,還原一個真相。學校應該從保護弱勢群體、保護受害者的角度,同時也從法制的角度來處理這個事情,而不是把事情當成是見不得人的事關到衣櫃裡頭。岳昕站出來就是為年輕一代的女性發聲。她看到了這些事,也隱隱知道這樣的事會繼續發生,所以她要求校方作出說明。遺憾的是,北大在21世紀的今天居然還是作出瞭如此落後、愚昧、無知的回應。教授性侵學生事件美國也有,重要的是把事情公開講。唯有對這些事情公開處置、公開檢討,才能確保悲劇不再重演。

魏碧洲說,教授口誤本身不是什麼大事。從公關角度講,校長一個簡短的致歉聲明就夠了,但結果他越描越黑,錯上加錯。當年蔡元培講“兼容並包”,在當時的中國是具有指標性的。這不僅僅是北大的精神,任何一個大學都要這個精神。尤其到了現在21世紀,兼容並包、思想自由是每個大學的精神,是大學教育的基本底線,這不是北大專屬。中國整個國家也該是個兼容並包、思想自由之地。在的美國大學,追求的是用莊重的態度通過不斷懷疑對宇宙奧秘和生物生命進行探索,而不是名和利。名利只是科學探索的副產品。正是這種不管名利的不懈質疑和探尋才取得這麼多成就。

陳破空說,樊立勤的大字報反復強調取消領導人終身製和明確反對搞個人崇拜的“82黨章”,主要痛批習近平的個人獨裁。他通篇文章都是站在共產黨角度,站在鄧小平時代看問題,因此其實也有其局限性。講到中美關係時,他提到習近平“留美”的經歷,這是個事實錯誤。習近平沒有來美國讀過書,而只是任縣委書記時來美國訪問了一次。他還提到,美國就是要消滅社會主義,所以中美之間永遠都是敵對的。這是共產黨的典型思維,這也體現了樊立勤大字報的思想局限性。但總體來說,他這種反獨裁、反個人崇拜的大無畏精神還是很值得尊敬。

談到“兩個北大”的鬥爭,陳破空說,北大女學生岳昕僅僅要求校方公佈一樁性侵案的紀錄,就遭到當局和校方的無情打壓和封鎖,隨後出現聲援岳昕的大字報,指出這是兩個北大的鬥爭,可謂恰如其分。對比1949年之前的北大和1949年之後的北大,二十世紀初葉的北大和二十一世紀初葉的北大,自由的北大和奴役的北大,中國在教育、文化與精神上的倒退,可謂驚人。近期,岳昕、樊立勤、李沉簡等部分北大人的抗爭,顯示早期的北大精神仍然有不屈和難以熄滅的生命力。

陳破空認為,中共用馬克思主義來定義北大精神,可以說已經到了指鹿為馬的荒謬程度。用黨的領導、政治掛帥來管束北大,只能讓北大的學術和教育水準每況愈下。北大校長在120週年校慶上講話,竟然讀錯最常見​​的成語,落下令人啼笑皆非的笑柄。而在所謂的道歉信裡,又聲稱“焦慮與質疑本身不能創造價值”,更是違背最起碼的科學常識。這一切,都寫照了北大的沉淪,從北大淪落為北大荒。如今的北大,不是學者和專家頂起的北大,而是黨棍和特務監控的北大。都說,一黨專政扼殺中國人民的創造力,北大就是證明。

(VOA)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