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8年5月31日 星期四

中興之痛,中國痛在哪裡?


許波

美國總統川普近日透露,他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電話,就解禁中興達成協議。主導中興制裁案的商務部長羅斯表示,解除禁令的條件包括追加巨額罰款,美國政府向中興派駐監察人員,改組中興管理高層,以及必須購買美國產品。目前陷於癱瘓狀態的中興公司逃過死劫,中國舉國上下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媒體以“中興之痛”形容事件引發的震撼,習近平過去一個月接連5次談中興問題,強調國之利器必須掌握在自己手中。中興之痛,中國痛在哪裡?中興事件為中國敲響了什麼樣的警鐘?中興的問題給中國政治、經濟、以及宣傳教育等方面造成哪些影響?時事大家談邀請專家與聽眾觀眾及網友朋友們一同來探討這些問題。

參加節目的嘉賓是:北京經濟學教授胡星斗;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教授丁學良

*丁學良:四個條件份量都不輕,所幸結果並非最糟*

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教授丁學良說,川普政府對解禁中興所提出的四個條件可以說份量都不輕。追加巨額罰款方面,就像很多分析所說,把中興的純利潤砍掉了很大一塊;而美國政府向中興派駐監察人員,則正好與一直以來中共堅持向外企派駐黨團組織如出一轍,只是反其道而行之,可以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標準做法。不過,幸運的是,解禁的四個條件即便加起來很重,但​​是也比不解禁而導致中興全球停產的結果要好很多,可以說只是第二糟糕的結局。

*丁學良:中國之痛得於自大,突破甚少需要反思*

丁學良說,說到中興之痛導致中國之痛,的確中國之痛有很多。不過,我們如果站在中國立場上,希望壞事能演變成好事。中國應該進行從上到下的反思。改革開放這些年以來,中國的生產技術取得了很大進步,這也使得近年來很多人認為中國已經縮短了與世界最先進科技之間的距離,甚至認為已經超過了最先進的世界科技水平。說這種話的有地位高的人,也有普通百姓;有媒體和大學教師,也有官員。而這種已經升格老大的想法還沒維持幾個月,中興事件就澆下一桶冰水。事實上,哪怕中國技術已經有了很大進步,但是,其核心技術方面的水平與世界最先進水平之間還有很長一段距離。這段距離靠宣傳和給自己壯膽,以及靠少數人唱高調的辦法是解決不了的,而是要從科研體制上進行解決。我們知道,中國國企十多年來並非沒有重視芯片這類高科技領域的發展,而是在這方面也投入了資源。中國應該反省,為什麼這樣的重視和投入卻收效甚微?中國的進步究竟有多少突破?這是中國需要反思的第一個要點。

*丁學良:中興是一扇窗,陽光照亮了黑暗*

丁學良說,不能全部排除川普用美國國家安全為自己家族利益做交易的可能性。最受關注的是,川普的女兒伊万卡獲得中國新商標的時間的確與中興解禁很近、很巧合。當然,我們也無法100%確認兩者之間存在因果關係。不過,這件事情引起美國國內亂七八糟的反思聲音倒是真的,其中有辯護的,也有謾罵的。我倒是認為,這件事情上,中國的反思更重要,中興公司等於是一扇窗戶,中興事件等於是窗戶被推開讓光線照了進來。上世紀六十年代,蘇聯人造衛星上天,引髮美國的強烈震驚和反思。美國開始改革各種政策,包括科研、教育、人才、資金、產業、技術競爭和知識產權保護等等。我希望看到,中國能夠在經過中興事件之後,像60年代的美國一樣,啟動制度的改進,在製度和體制上進行推動,讓製度更加透明和更加合理。世界是以知識為基礎的經濟,而各國的競爭都是高等科技核心技術的競爭和國家綜合實力的競爭,甚至不用打仗就能分出勝負。如果中國這次不能從體制改革上做文章就太遺憾了。這等於被人打了一棍子,卻沒有接受很好的教訓。也許幾年甚至只要幾個月,可能另外的核心產業又會被別人戳一棍子。

*胡星斗:文明征服野蠻,落後國之幸運 *

北京經濟學教授胡星斗說,至於中興解禁的調節是否相當於當年的《辛丑條約》,我要說,很難評價這些條件是否苛刻,畢竟核心技術在別人之手,能夠讓你生存就是慷慨。試想,如果是中國手裡握著核心技術,在民族情緒高漲、人們普遍喊打喊殺的時刻,應該很難做到慷慨。我要說的是,中美之間在此事上能夠達成協商妥協,反應中國高層的冷靜和智慧,而中國民間現在都無法理性,所以才會搬出辛丑條約的說法。說起來,各國在北京建造使館,並且派兵保護自己的使館,這是當年《辛丑條約》規定的。而這不是現在各國還在遵守的做法嗎?以文明政府野蠻其實是落後國家的幸運。中國應該反思,自己是否應該改變說一套做一套的潛規則,應當徹底遵守國際規則。既然同意遵守對伊朗和朝鮮的製裁,就應該說到做到,以體現中國的信用,並且在國際上取信於人。所以,中興事件上,中國反而應當更多反思自己。

*胡星斗:舉國心態癲狂,多數領域剛剛入門*

胡星斗說,關於中興引起的中國之痛,丁教授說得非常對。中國應該反思自己的科研體制,這個體制是否有某些問題。中國過去也建立了集成電路基金,大力投資芯片,為什麼沒有預想的效果呢?2008年,中國號稱要在5年內讓芯片水平全面超過美國。現在10年過去,超過了嗎?所以,大躍進式的盲目很難有效果。芯片,就是集成電路,是各種尖端技術的集成。在一、二十種主要芯片領域,中國國產佔有率大多數都是0,少數是2%或者5%,極個別領域是15%,最高22%。不僅芯片,連國人引以為傲的高鐵,其關鍵技術,比方說動力系統,制動系統,甚至高強度的螺帽(不會脫落的螺帽)之類的也靠進口。當然,這些年,中國在許多方面也有許多成就,但猶如中國工信部長說過的,中國在世界大多數領域仍然落後於大多數發達國家,屬於第三、四梯隊,就是剛剛登堂入室的科技國家。近幾年,很多中國人普遍處於驕傲的非理性狀態。不許說問題和落後,否則就會挨罵。整個國家好像處於癲狂狀態。

*胡星斗:川普恐有下步棋,誘紅色中國葬於驕傲*

胡星斗說,至於美國總統川普是否具有空手套白狼的策略?我認為,的確川普把出爾反爾作為談判手段,給對手以震懾,讓對方難以把握。不過,美國現在對中國的強硬態度,卻反映整個美國對中國態度的改變。美國朝野幾乎全部都改變了態度,都主張對中國強硬。對此,我們也要反思。幸虧,川普目前只談貿易和經濟利益,不涉及其他層面。川普如果連任成功的話,很可能還有第二步棋,就是利用中國的驕傲和對韜光養晦的拋棄,以及民族情緒的高漲,把中國拖入冷戰,然後像對付前蘇聯一樣,拖垮紅色中國。這方面講,川普的手段和策略不能低估。

(VOA)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