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8年5月9日 星期三

普京第四次就任總統,中俄都面臨權力的傲慢與任性?


林楓

俄羅斯總統普京星期一在克里姆林宮,第四次宣誓就任總統,俄羅斯全國各地爆發大規模抗議,示威者高喊“普京是賊”以及“俄羅斯終會自由”的口號,有1千多名抗議者遭到逮捕。

普京的繼續執政為何引發如此激烈的反應?今年3月,中國人大通過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讓習近平得以無限期執政,中俄兩國是否都將迎來終身總統?普京和習近平的掌權路線有何相同和不同之處?大權獨攬、長期執政是否就能保證國家的長治久安?中俄與西方民主世界漸行漸遠,全球秩序將遭遇什麼樣的挑戰?

參加節目的嘉賓是:中國獨立時事評論員吳強博士;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吳非

吳強:當下的俄羅斯讓人聯想到2011年的埃及

中國獨立時事評論員吳強博士說,本次抗議民眾喊的口號是“反對沙皇”。除了利用寡頭統治、地方選舉操縱和秘密警察之外,普金維持長期執政很重要的一方面是巧妙利用俄羅斯人民的“沙皇情節”。但在其長期的沙皇式執政之下,俄羅斯現在的氣氛跟2011年時的埃及很相似。俄羅斯民眾中對於普金長期執政的厭倦情緒開始蔓延,這是致命的。第二點,阿立克謝·納瓦尼所組織的這次抗議,支持者主要是青年人。他們的抗議從三月份就開始了,之後因為俄政府對社交平台“電報”的禁令而繼續發酵到現在。青年人對普金連續執政的不滿也已經開始蔓延,並在反對黨的帶領通過社交媒體持續發酵。俄羅斯的社交媒體使用者不僅是青年人,還包括所有對政治感興趣的人。這與中國的情況很不同。因此這部分人在“電報”禁令之後很快就被組織和動員起來了。

吳強:普金接下來能否做滿六年都值得懷疑

對於普金未來六年所面臨的挑戰,吳強說,普金的統治是一個僵化的體制——寡頭、官僚和秘密警察。這造成了俄羅斯長期的停滯,社會和經濟都沒有充分地發展。而且它因克里米亞問題和敘利亞問題遭到國際制裁之後,這些瓶頸更是暴露出來了。未來六年普金能做的其實很有限,而且民眾也開始不信任他,對他的期望也發生了改變。未來六年對普金來說將是非常艱難的。甚至他能不能做滿六年也值得懷疑。

吳強:中國強人政治方興未艾,俄羅斯強人政治已入末途

關於習近平與普金之間的對比,吳強說,習近平通過修憲搞終身製很大程度上是模仿普金的強人政治。但區別是,中國之前有長達二十年的集體領導制,現在強人政治剛剛開始。中國這種強人政治在目前還有一定活力,意識形態上也有些靈活性,某種意義上是個折中的大雜燴。至少在未來的五到十年間,它還不至於顯現疲態。但是俄羅斯的強人模式現在已經進入末途狀態,顯示出這種強人政治是無法持續的。而中國目前黨內外都沒有能挑戰習近平的有組織的政治力量,因此習近平強人政治的專制模式可能會長期持續下去。對習近平的挑戰來自兩方面,一方面是國內經濟方面的變化,比如與美國的貿易戰。另一方面是整個國際變局。長期以來,就如一帶一路這個框架所描繪出來的一樣,中俄以及其他威權主義國家正在互相靠近,試圖在國際範圍上結成一個威權主義的強人陣營,集體互抱。這個意義上講,也許普金和習近平都可以通過這個全球性陣營來支撐政治壽命。

吳非:民眾不滿情緒是警示普金要發展經濟

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吳非說,這次民眾對普金的不滿是一種情緒宣洩。梅德韋傑夫當選總統的時候,俄羅斯本準備平靜地發展經濟,但可惜那時發生了格魯吉亞戰爭,使得俄羅斯對格魯吉亞動武。而通過梅德韋傑夫的運作,俄美關係重新好轉。2012年,普金也想再次回歸經濟內政,但可惜發生了烏克蘭問題和克里米亞問題。局勢動亂的情況下,雖然民眾能理解普金的作為,但這六年間俄羅斯經濟毫無好轉也是事實。這一次不滿其實是對普金的一次警示,你要關心民眾的生活。以及,你下次想再連任的可能性是沒有的。現在,俄羅斯的很多中生代領導人已經在起來了,這些人已經可以獨立承擔起俄羅斯的戰略企圖心和經濟建設。吳非預測2024以後可能是梅德韋傑夫和普金一起下,然後在中生代領導人中作選擇。

吳非:美俄關係會逐漸緩和,中美矛盾突顯

吳非說,普金是回歸了沙俄的統治特點。而沙俄統治特點有三:多元、包容、擴張。彼得大帝和葉卡捷琳娜時期是能容納各種精英意見,大臣可以直言不諱。但它也有個最終的目的,就是擴張。普金基本已經實現了蘇聯基礎上的擴張,在敘利亞問題上基本保持和平衡狀態:俄羅斯和政府軍在一起,美國和非政府軍在一起。而且現在伊斯蘭國也已經被基本打垮了。吳非認為俄美之間的關係會在未來六年間出現某種程度上的緩和,只要沒有突發事件的刺激就可以了。目前來看,在烏克蘭和格魯吉亞問題緩和的基礎上,俄羅斯周邊已經沒有什麼會刺激它擴張慾望的因素了。美俄除了外交鬥爭之外,沒有什麼刺激美俄之間戰略對抗的東西了。中美之間反倒是個突出的矛盾,暫時也沒看到解決辦法。

吳非:要多了解中俄精英階層的特點

關於中俄兩國無限期執政之下西方國家該有的對策,吳非說,應該多去了解俄羅斯和中國兩國精英階層的想法。而且吳非不認為川普是強人政治,因為某種程度上川普打破了美國民主方面的某些固化現象。美國民主在經過長時間發展之後,最近一段時間固化現象嚴重。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美國需要一個固化的階層來穩定住危機所造成的創傷,而川普是打破了這種現象。吳非認為對中美俄三方的精英階層都要多去了解。

(VOA)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