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8年5月23日 星期三

美中貿易暫休兵,中興是否轉危為安?


鄭裕文

就在美中兩國針對貿易糾紛發表聯合聲明,中方承諾加大購買美國的農產品和能源產品之後,美國媒體今天報導,美中已經就中興和解達成協議,美國將取消對中興的銷售禁令。作為交換,中興必須大規模調整管理層和董事會。美國政府為何同意放過中興?取消中興禁令將帶來什麼樣的影響?美國要如何驗證中國在取消貿易壁壘、保護知識產權、實現入世承諾等多方面的行動?美中貿易糾紛雖然暫時休兵,但更艱難的一戰是否即將到來?

參加節目的嘉賓是:中國經濟學者夏業良;美國維吉尼亞大學商學院教授陳朝暉。

陳朝暉:中共命門在中興,川普棄之保優先

美國維吉尼亞大學商學院教授陳朝暉說,中興問題本身在美中貿易衝突惡大環境下並不是非常重要的一環。當然,中興對於中共和中國媒體來說的確很重要,因為它涉及到中共的面子。因此,在這個問題上,中國很想達成交易,可以說這是中共眼中的一個關鍵點,或者說是命門。而對於美國政府,特別是對於川普而言,中興問題並不重要。美國減輕赤字和解決就業才是川普的優先考量。因此,美方願意放棄中興這顆棋子,以作為獲得自己利益而進行交換的條件。

陳朝暉:告別禁令,中興未來受掣肘

陳朝暉說,所謂談判就是雙方都想得到最想要的、同時也給對方最想要的。我剛才也說過,對於美國政府而言,美國利益排在第一位,中興並不重要。美國打擊中興並非目的而是手段。中興確實有很多問題,而兩國談判中就能夠如何解除中興的禁令,肯定有很多細節,比方說控制性的條件需要中國來滿足。估計美國商務部肯定要進行定期檢查,包括驗證儲存貨物的地點。我相信,此後的中興不會在高水平上運行,會處處受到美國的掣肘。美國總統川普最想要的東西之一是減低赤字加強農產品出口。現在,這些他都得到了。至於還有其他想得到的,我們應該拭目以待

陳朝暉:細節、實施是關鍵,驗證見真相

對於美中兩國之間達成的協議,如果北京不能落實的,美國是否還應該協商,陳朝暉說,如何實施達成的協議的確是一種考驗;當然,可驗證性也是關鍵。過去,中美貿易協商進行了幾十年,成果也很多,包括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但是效果都不理想。中方沒有能夠兌現自己同意的許多承諾。我相信,包括納瓦羅和萊特西澤在內的這些談判代表們,對於過去合作的不成功之處應該都有深切的體會。總之,如果沒有可以實施的細​​節和可以驗證的步驟,所有的一切都可能變成一紙空文。

夏業良:中興不可姑息,川普拿捏貿易格局

中國經濟學者夏業良說, 我比較贊同美國參議員盧比奧的看法。事實上,中興表面是股份制,實際上是國企。我們看到,對於美國的罰款,中興甚至都可以讓中國政府來報銷。中興有軍方背景不是秘密,它還把獲得的美國芯片提供給伊朗、朝鮮甚至俄羅斯。如果姑息中興的話,將成為很大的潛在威脅。這些年來,在民用高科技領域甚至軍用高科技領域,中共都竊取了很多機密,包括新近展示的轟炸-20飛機,其引擎就是從美國研究中所竊取的技術。對此,美國一定要警惕。美國之所以放過中興,應該是從整個貿易格局的角度來看的。如果中國承諾減少與美國的貿易逆差,意味著美國農產品和其他產品將獲得相應滿足,川普應該感覺從貿易戰的角度思考,自己的目的達到了,所以可以暫時放中興一馬。當然還有很多傳言,包括川普家族企業在中國獲得利益和好處等等,但是我覺得都不足為憑。總之,從川普作為商人的立場看,如果針對他所提出的美國優先口號和理念,只要自己的條件得到基本滿足,就可以可以鬆手一放。

夏業良:兌現承諾不看好,中方擅玩一紙空文

夏業良說,如前所述,中興不是普通民營企業,改組管理層不能從根本上改變其性質。不管誰坐上中興高官這個位置,都要聽命於中國政府和軍方。美國高層也有很多不同意見,包括嚴厲批評財政部長努欽軟弱,沒讓中國受到應有的懲罰。美國國會議員盧比奧也表態要嚴格監督中興的運作。國會通過的修正案和系列措施也使得美國政府在不獲得國會允許情況下不可能擅自作為。美國的三權分立體制的確能夠在重大問題上對政府產生製衡作用。加上我們剛才提到的,中國一直以來都有一個習慣,就是做出好聽的承諾,但是,在沒有白紙黑字的情況下,很容易說話不算數。其實,即便有白紙黑字也不見得完全兌現。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到中國副總理劉鶴接受媒體採訪時說的一句話:“如果美國沒有多少合適的貨物讓中國購買,將來也只會成為一紙空文。” 這個一紙空文的意思就是說,有了協議也未必會按照它去做。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十多年以來,很多承諾到今天都沒有兌現。總之,本次簽下很多協議,關鍵在於如何落實,否則就是如劉鶴做說,是一紙空文。

夏業良:貿易戰掀開新時代,川普拓展大空間

美中兩國都有分析人士認為,美中貿易衝突現在的暫時休兵只是為下一場交戰做準備。更艱難的一戰還在後。夏業良說,中國總是強調,非常想購買美國產品,但是這麼多年來能買的都買了,似乎沒有更多可以購買的產品。其實,美國還有很多東西是中國可以買的,比方說除了中方非常想要的民用高科技和軍方高科技之外,還有能源類、通訊類、金融服務和教育服務等。全球化經濟環境下,很多第三產業可以跨國界,並非一定以有形的方式進到中國。技術貿易和服務貿易有廣泛的空間;農產品也可以繼續深化。中國有個做法,就是放棄從巴西進口大豆轉而從美國大量進口。川普高興的是,凡是美國農民生產出的產品,中國以後基本都能購買。就是中國購買量將非常龐大,不至於讓美國的農民感到出口是一個問題和擔憂。我認為,商務部長羅斯訪問中國時,在具體落實方面可以把過去多年來積累的問題,還有專家學者們提出的一些建議都擺出來,與中國進行接洽和商談,在細節層面上推動合作。應該說,美國掀起貿易戰是掀開了一個新時代。所謂的貿易戰其實也是讓人更新思維,開拓一些過去沒有深化的領域。

(VOA)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