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8年6月1日 星期五

北京允諾7月放劉霞走,可算數?(《明鏡人物》2018年6月1日)


 

6月1日,中國流亡作家廖亦武在臉書公布5月25日與劉霞通話的錄音,廖亦武並透露,警察允諾7月份劉曉波週年忌日過後肯定放劉霞走,但他對此表示懷疑。

據中央社報導,德國總理默克爾5月24日至25日訪問中國,外界一直期盼默克爾能救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遺孀劉霞,但劉霞至今仍被軟禁在北京。廖亦武與劉霞這次通話的時間,即為默克爾訪中的最後一天。

廖亦武表示,選在六四前夕公布這段錄音,希望繼續為劉霞的自由呼籲。廖亦武指出,此次公開的錄音原始長度為21分鐘,他截取了最後的8分多鐘向外公布,劉霞在8分鐘的錄音中不斷啜泣。

廖亦武指出,默克爾這次訪中期間,在德國駐京使館接見了李文足等多名709繫獄律師家屬,並強調她想親自與劉霞接觸;

默克爾5月24日與中國總理李克強會談後的聯合記者會中,有媒體詢及劉霞重獲自由的可能性。李克強回答時提到中國憲法寫明尊重和保障人權,並說中方願在相互尊重和平等的基礎上,和德國討論人權個案。

廖亦武說,在劉霞那邊,警察提前數日登門,吩咐她去外地旅遊以迴避默克爾,劉霞堅決不走,警察也沒勉強,只是頻頻規勸,並告知不久有人會與她討論出國問題。警察並說7月份,劉曉波週年忌日(7月13日)過後,肯定放她走。

不過廖亦武在通話中對此表示懷疑,他告訴劉霞:「萬一7月份還是不放呢,不如先尋思應對之策。」他並轉述,一次次整理行裝又一次次夢想幻滅的劉霞聞之驚恐,繼而抑鬱爆發。

劉霞在通話中表示,「他們要讓我在這兒,把曉波的刑期繼續服完」、「我要看看他們還能殘忍到什麼程度,無恥到什麼程度,看看這個世界,還能夠墮落到什麼程度。」

廖亦武向她表示:「(妳)僅僅是因為愛情,就經歷了這些」,劉霞回應:「那憲法上應該再寫一條:愛劉曉波就是重罪,就是無期徒刑。」

劉曉波2010年在獄中獲得諾貝獎殊榮後,妻子劉霞即開始遭到中國官方監控和軟禁,長久下來身心健康深受影響。劉曉波去年7月在刑期間病逝後,劉霞持續表達出國的願望,但一直未獲當局首肯。

先前有報導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信任的一名公安高層2月曾到劉霞家中探望她,並傳達她可望在數週內離開中國的訊息,但劉霞至今仍未獲得自由。

北京異議人士胡佳6月1日說,劉霞此次若能出國,時間點也應是劉曉波去世屆滿週年後。

胡佳認為,媒體在中德總理的聯合記者會中為劉霞發聲,增加了她達成出國心願的可能性,因為劉霞畢竟沒有觸犯中國法律,也未如同劉曉波生前從事政治批評,並非異議圈中人士,是有獲准出國的可能性。

另有不具名的中國政治觀察人士則持悲觀看法,認為北京當局若有意讓劉霞出國,劉曉波去年病逝後就會讓她出去,「那個時候出去不會形成國際間新的話題,而是控制在整個劉曉波事件範圍內,這個時候再讓劉霞出去,又是一個新的討論話題,這是政府不樂見的。」

除了劉曉波去世的當時,這名觀察人士判斷,中國政府也有可能「再等幾年」再准許劉霞出國。不過由於劉霞心理受創極深,若不能及時出國治療,情況讓人擔憂。

在“六四”29周年前夕,中国当局为阻止任何纪念活动,一如既往地展开这个敏感时期的维稳。一些敏感异议、维权或民主人士等纷纷“被旅游”、“被上岗”、软禁或被监控和跟踪。

据网上消息,北京的异见人士何德普、査建国、徐永海、六四致残者齐志勇,以及六四难属“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一些主要成员等人,从5月底便被上岗不能出家门。

警察在何德普家楼前上岗,楼前有岗亭、超高清晰探头和警车。徐永海表示,査建国5月25日微信称,国保通知因六四30号至6月5日去承德,被拒绝,估计月底就要上岗。而徐永海本人则从5月28日开始被上岗。

人权活动人士、欧盟萨哈罗夫人权奖得主胡佳6月1号被国保带往河北省秦皇岛“旅游”,到5号才能返回北京。

此外,六四后一直遭软禁的已故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像去年一样没有“被旅游”,但被国保警告禁止接受外媒采访。

而北京独立媒体人、因六四被抓捕一年多的高瑜女士,据悉可能将“被旅游”到云南。

 


0 意見:

張貼留言